给父亲

记者小范2019-08-23 11:01:05

好久没写推送了,今天就写个痛快吧。

今天是父亲节,写点儿应景的。


我觉得我爸对我的童年来说就是一个刺激和阴影。

因为相比从小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来说的我爸,我是那种“幸亏他是别人家的孩子”的孩子....

在我小时候,我觉得只要是问题,问我爸准没错。即使我有十万个为什么,我爸也知道十万零一个答案。

我爸是一个爱看书的人,虽说没什么高学历和文凭,当然他理所应当的把这个习惯传给了他儿子。我记得那个时候,只要是买书,我爸从来都舍得花钱。虽然那些钱都用来买什么《冒险小虎队》和《鸡皮疙瘩》了。

可是随着我渐渐的长大,我发现小时候被我奉若神明的父亲,居然也会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他面对高中数学时也不知所措,他也不是总能笑着解决一切问题,而他也会有气急败坏的时候。

所以我逐渐喜欢和他对着干,喜欢反驳他。他说往东,我就往西。那个时候,我总是喜欢偷偷去网吧,虽然我明知道那是父亲不允许的。后来有次终于被抓了个正着,我在出网吧门的时候被我爸堵了个正着。

那是我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挨我爸打,用的是他牛仔裤上的皮带,铁头那边。

后来,我好像就没再偷偷去网吧了。直到后来满18岁,我就明着去了。


高中那会儿,应该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时间。和同学们的感情还好,就是学习生活,我是十分不想记起的。

也就是那时候,我爸面对我已经没什么下降空间的学习成绩。表现出了一种最无奈的状态——哀莫大于心死。

我感觉高中那三年,是我爸老得最快的三年。


再后来,我就上了大学。虽然生活愉快,和懂得理解了父母。但是高昂的学费还是让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即便如此,我爸也从来没有缺过我一分钱生活费。

再后来,我一度以为他们弃我而去了。那段时间我很消沉,直到不经意间转身。才发现爱你的人从未走远,他们一直都在。


今天看着被刷屏的父亲节,我突然想起了好多小时候的细节:

小时候在奶奶家,在床上的我一脚踩空,下巴磕在了竹椅子上,直到今天下巴上还有缝了三针的疤。据说后来,我爸把那把竹椅子劈了。

小时候路过水果摊,我看见那光亮的蛇果,就朝我爸要。九块多一个的蛇果,我好像只咬了一口就不吃了。后来我爸告诉我,那时候他满兜就十块钱。

临近高考的时候,倒霉的我在操场溜达时,被踢球的一球砸脸上,鼻骨三处骨折。后来我爸就这个事儿还特意去学校找了主任,我还和他说你至于吗,这样弄得我在学校怎么混?我爸只是跟我说了一句:“因为你是我儿子。”

........

此类细节还有好多,不是不列举了,是我怕都写出来自己哭成傻逼。


就这样吧,祝我可爱的老爸节日快乐。

一个年轻时候自称长得像祁同伟,岁数越大却越像育良书记的老范同志。


 

干了半辈子革命工作了,下半辈子儿子养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