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到哪里再牵你的手 I I 湖南祁阳:付香成

湖南写作原创平台2019-10-10 11:30:12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作者简介:


       

       

        付香成,笔名紫碧,湖南祁阳人,中学教师,爱幻想,喜安静,平和温婉。多年来,在自己窄窄的天地里,教书育人,读书写字,记录生活,书写性灵,多篇文字见诸报端杂志。



 



 


爸爸,到哪里再牵你的手

文 / 付香成


作者付香成慈善的爸爸      


      爸爸,在这个夏日薄薄的黄昏里,在阵阵高高低低的蝉鸣里,在你清清冷冷寂寂寥寥的坟前,爸爸,我看见了你,看见你在所有的时光里!爸爸,请让我握着你的手,说说悄悄话,一如从前⋯⋯


       也是夏日,燥热的下午,生产队里放石炮,有人高喊:"放炮了!放炮了!"可贪玩的我还在井边捉虾子,玩得不亦乐乎,全然不知危险来临。突然一双大手把我拉进丝瓜架下。"不要命啦!"你低声呵斥!你以后常说这次有多么凶险,而我又有多么命大。可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落在四周的大大小小的石头,只有瓜架下你宽宽的后背,后背下小小的我,还有拉我进瓜架的神奇大手,以及瓜架上青青的瓜藤黄黄的瓜花长长的丝瓜和嗡嗡的蜜蜂!爸爸,今天回忆,才明白你那时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护我的!可你现在却猝然离我而去,爸爸,你舍得吗?


      也是在夏日,黄昏时分,炊烟袅袅,你舀了满满一盆水,给我洗澡,我在水里撒欢,把水洒在你的脸上说下雨了下雨了,你乐乐呵呵,出其不意地用毛巾拧水在我的头上背上,小孩子般地说下大雨了下大雨了。往往要把一大盆水这样洒完泼完,你才把光光溜溜的我从盆里抱出来!爸爸,我今天多想再回到那时,回到那个能在你怀里撒娇的年代……

 

      还是夏日,静谧的夜,你带我去守西瓜,于瓜地旁边的土路上,铺一床旧席子,就是床了。你劳作完一天之后,我还要缠着你给我讲故事,和你数星星,深蓝深蓝的天幕,嵌着大大小小闪亮闪亮的星星,我数呀数,往往数着数着就睡着了,依在你的身边睡着了。山村的下半夜,寒意渐起,你总是及时地给我盖好了毯子 ⋯⋯


      由于种种原因,八岁时,我才发蒙读书。 你给我找来你用过的书包,是黄色帆布包,上面印有红色草书"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又握着我的手一字一画教我写我的名字,并告诉我名字的含义,说我出生在乡村,希望我长大能进城工作。那个时候,我隐约感到你对我寄与的厚望。呜呼,谁知女儿无能,一直到2010年七考八考之后,才辗转来到县城,爸爸,这么多年,你是不是有很多担心有无数失望?

 

     作者与她爸爸在一起


      还记得1991年9月1号,你送我去祁读书,中午时分,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你又在莲子塘那给我配了副眼镜,然后故意轻松地笑笑说,爸爸回去了!我说好,当我看见你挥别在风中的手时,泪就忍不住簌簌落下来,满脸满脸。你察觉了什么,又走了过来,见我哭了,抬起你的大手就帮我擦泪,就像小时候,我哭着回来,你一边帮我擦一边唱童谣:又哭又笑,黄狗撒尿,黑狗打伞,乌狗抬轿……边唱边捏我的小鼻子,往往歌还没唱完,我就破涕为笑!可是,爸爸,你现在在哪里?你可知道,几天几夜,我眼泪从未干过,你又在哪里,什么时候能为我轻轻擦干流淌的泪,轻轻捏起鼻子再轻轻唱起童谣,还如从前……

 

      还记得2010年8月30号,通过朋友帮助,帮你找到一份看门的工作,你很高兴。上午要去见领导签合同,你穿得很精神,我握着你的手陪你去单位,你像一个乖小孩,安心地把手交给我,我带你过马路穿花圃来到办公室,一如小时候,你牵着我一样!爸爸,那时那地我是想,余生的年年岁岁我都要这样陪你伴你同你一道走过,可是,爸爸,你却说走就走,没给我半点机会!


      再次近距离看到你的手,是你去世前三天。因为孩子高考遭遇滑铁卢,我整日以泪洗面,上午,你来到我家,拿来了几个玉米棒。我正在哭,怕你看见,什么话也没说,只从你的手里接过;下午,你又送来了一把豆角,我还在哭,依然只是接过,简单地嗯了一声,你站了一会儿,欲言又止,轻轻关上门,离开了。爸爸,那时,你身体是否不适呢?你是否有很多话要和女儿说呢?可我当时眼里心里全是孩子,全然没有注意你一分一毫!当时只道是寻常,谁料已临永别!成人的世界里,大部分时间精力都留给了爱人、孩子、朋友和所谓的事业,真正留给父母的又有多少呢?

 

      再次牵你的手,你已经在病床,气息奄奄,危在旦夕!黄褐色的手上,青筋暴露,斑斑点点,缠着胶带,连着管子!爸爸,爸爸,爸-爸-任凭我千次万次呼你唤你摇动你的手,你却没有再应我一声再看我一眼!你的这双手,曾经无数次抱过我、扶过我、给我送过好吃的的手,现在无力的垂着;这双把笔杆摇得灵活把算盘打得片响把字写得让啧啧称赞的手,如今无声地垂着;这双曾经种地种菜栽稻割麦养猪放鱼的手,这双曾经切菜蒸饭开门关门的手,如今苍白地垂着⋯⋯我的心碎成细小细小的片,五脏六肺撕裂的声音那么真切的传来⋯⋯

 

      爸爸,短短的几天,我已经把世间的一切生老病死全部经历。短短的几天,沧海已成桑田,我在地上,你在土下!从今以后,风来雨来,让我到哪里去牵你的手?让我到哪里去找点点慰藉来掩累累伤痕,让我到哪里去尽微微孝心来欺自己沉沉心灵?爸爸,我总以为公公重病在床,先照顾他,再来好好侍奉你!我总以为,你会高寿,你还年轻,我总认为来日方长,爸爸,我错了啊,你匆匆离去,没有给我们片言只语,只有无边的痛无尽的悔无涯的念!爸爸,你是在玩笑还是在惩罚我,你说呀你回答人啊?

 

    爸爸,此刻,暮色四合,新月一弯,疏星几颗,蝉声已低,蛙鸣又起,你看,今夜的天很蓝,就像多年前夏天的夜晚。爸爸,就让我这样一直一直陪着你,陪着你,讲故事,数星星,就像我小时候我俩在瓜地⋯⋯

 


下篇更精彩


父亲这本大书

文 / 付香成



     父亲的生活是一本厚厚的书,一页页翻起来,都是灰暗,都是沉重,都是苦苦的涩和咸咸的汗水味。


      新中国诞生后那个冬未去春未来的寒冷的日子里,父亲出生在一个叫菜山坳的山旮旯里,他是这个贫穷的家的长子。


      幼年、少年的父亲经历了怎样的生活,我不知道。时至今日,提到父亲的名字,附近十里八乡与父亲同龄或长父亲一些的人都说:  他的书读得真好呢,县城一中的一块牌呀!说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可见,他当时的确是声名在外。父亲的字写得很好,什么事一经他说出来就异常生动,尤其是算盘,你报数,他噼里啪啦的一阵打,这数刚报完,他也随即报上结果,准确无误。


       然而读书一块牌的父亲遇上了文化大革命,遇上了推荐选拔,遇上了交白卷可上大学的时代。无需考试,英雄也无用武之地。高中毕业后,他只能回到那个他出生的山旮旯。待到七九年恢复高考,父亲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爹了,高考,就这样擦身而过。


     记忆中的父亲做过代课教师,做过大队会计,但不知为什么,最后他的职业的农民。我自始至终没有问父亲,我怕任何的小心翼翼都会触痛父亲难以言说的伤口。我想,在父亲,那种疼痛,即便隔了长长的岁月,漫过来,依然会有增无减。


       后来,依稀从母亲口中得知,父亲年轻那会儿,酷爱看书,干完活就是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看得忘吃忘睡;还有就是爱看电影,只要演电影,不管路有多远,不管人有多累,父亲都要去看。这两件,在母亲看来,都是不务正业,都是吊儿郎当不成家。为此,俩人没少吵,但父亲依然故我。


       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母亲回到家,见父亲又在那里看书,饭还没做,猪还没喂,孩子在地上爬着没人管……母亲的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夺过父亲的书,边撕边哭边骂:我叫你读,我叫你读,读书有饭吃吗,读书有钱花吗,你读了那么多的书,还不是在这里耍事……


      或许是母亲的话戳痛了父亲,父亲那一次没有争辩,只是怔在那里。后来要强的母亲又逼问父亲,你要再看书,不改,我们就一刀两断……


     我不知道那一个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多年以后,我从母亲轻描淡写的话语中,知道父亲那一晚把满满的两箱子书全烧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想起父亲,在我的眼前,总是浮现这样的画面:凄冷的风,扯天扯地的雨,熊熊的跳动的火苗,不时的从火苗中飞溅出来的火星子,落在父亲那哀伤得近乎于绝望的脸庞……他烧掉的又何止那两箱他珍若生命的书,还有他翩翩的少年梦,如歌如诗的青春华年和那个永远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五彩斑斓的理想!


        此后,父亲还做过两回生意。但一回赔本了,一回被扒手扒了。被扒的那一次是到岳阳卖萝卜菜籽,赚了两百七十多块,父亲欢天喜地地往家赶。不料却在祁东排队买车票的时候被扒手偷了。身无分文的父亲空着肚子,垂头丧气,一步一步走回家,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那么艰难,一如他的人生。到家,已是鸡叫时分。从祁东到家,近百来里的路,这一路上,父亲在感叹什么,在思索什么,他从来没有告诉我。


        自此,父亲成了一个地地道道安分安分不折不扣名副其实的农民。他养猪放鱼,种田种地种菜,以他的辛劳汗水来换取一家五口的衣食,来换取我和妹妹的学费,来换取这个家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开支。


     1982年,我七岁那年。那年在我们家是祸不单行。先是我们住的两间土屋要倒了,迫不得已,家里要盖房。父亲在村口的大枫树底下用竹片和稻草搭了个棚子,作为我们临时的家。房子还没盖,大妹的脚突然就不能行走。父母放下双抢,背着她东奔西走,四处治疗。


       好在经过两个月的治疗,终于好了。父母刚刚松一口气,就着手盖房。由于没有钱,只能盖土砖房。村门口的池塘边,堆满了父亲亲手放的土砖,一墙墙,一排排,那是父母两个多月起早摸黑的战果。谁料,在圆垛(完成主体,还没盖瓦)的当晚,电闪雷鸣,雨倾盆而下。那晚的雨很大,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地上溅得高高的水花,流淌的条条水流,新起的土坯房经雨水一冲,大块大块地剥落,新房里一片泥泞。母亲哭天抢地的声音,穿着蓑衣奔忙的父亲的身影,他们那混合着汗水雨水泪水的面庞,就这样永远定格在我七岁的记忆里。


      就在房子盖后没几天,又传来了一个噩耗。邻村的一个叫国平螺丝的人,一纸诉状把父亲告到了公社,说父亲偷树。父亲也是偷了树,偷树做起屋用的梁。我们那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梁是要用偷来的树做。既然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为什么国平螺丝要状告父亲呢,我不清楚。但我清楚地记得,因为这件事,罚了父亲一晚电影和三百块钱。放电影的那晚,母亲做了饭,但我们谁也没吃,谁也没说话,连平时活泼的年幼的妹妹也沉默起来。那一晚,院子里的晒谷坪热热闹闹,我们一家冷冷清清,在黑暗中,我听到了父亲沉沉的叹息和母亲隐隐的哭泣……


       或许是欠了债,或许是开支大,父亲更加劳累了也更加沉默了。终日像头黄牛,做个没完没了。种的田除了自家的,还租种别人的;种的地更多,屋后的那块山,层层叠叠大半部分是我们家的。每年收的黄豆、小麦、高粱、玉米、红薯均是几千斤。除此之外,还种菜、种西瓜。一亩园,十亩田。种菜更费心。菜要赶早,才能卖个好价钱,为此,总要挑水淋,记忆中,父母大半下午就出去挑水,往往要天擦黑才能淋完。好不容易,菜长出来了,还要挑到七八里外的墟(市场)上去卖。为了保证菜的新鲜 ,父母常常夜半起床摘菜、洗菜,一捆捆地扎好,一担担地挑到墟上,换来那些零l零碎碎的块票角票。


      初二那年的夏天,正值双抢,父亲见鱼的价钱好, 决定网去买。先天晚上,父亲趁黑在田里捞了两担丝草(一种鱼吃的草),谁知放鱼草的时候,被水底的一个烂瓶子把脚生生地划了一道几寸深的口子……那个双抢,母亲带着我和妹妹转战父亲曾经无数次耕耘过的每块稻田。为了赶时间,常常中午一点钟还在田里,毒辣的烈日,空空的肚皮,高强度的劳动,让还是一个小姑娘的我受不了。但想到父亲,我没有吭一声。


      繁重的劳动,让父亲四十多岁,就坐骨神经痛。待我工作以后,年近半百的父亲依然在烈日下挥汗如雨。一个偶然的机会,木头让父亲到我们所在的单位做临时工。这份工作最初每天只有十块钱,然而父亲却极为珍惜,极为努力,极为开心。到现在为止,父亲做临时工已经十年。


      父亲常说,这十年,是他这一辈子过得最好的十年,比前面任何一个阶段都要好的十年。然而我知道,这十年,他在厨房蒸饭,还利用业余打零工;他在学校守门,还兼做杂事。2010年的那个夏天,我换单位,父亲也离开原来的那个岗位,一时没找到工作,他还在一个养猪场里帮别人喂猪和打扫猪圈……我知道,这十年,他的脚疼个几回大的,有一次,竟然不能走路;高血压住过两次院,有一回差点瘫痪……我亲爱的父亲啊,不是这种生活好,而是你的人生太苦难,你才觉得这是一种好,你才这样容易满足啊!


      父母膝下无儿,育有三女。三女均外嫁,无一人留在身边。母亲有时感叹,早知道你们都不愿意留在家里,我和你爸就不建这新房了(父母在九七年又倾尽积蓄盖了宽大漂亮的红砖房)。每每母亲这么说时,父亲总是说,让孩子们按自己的愿望走吧。我们姊妹三的婚姻和人生道路,父亲即使不赞成,也由着我们。 每当我面临选择的时候,父亲总是说,想好了就去做,不要留下遗憾。也是在父亲的鼓励下,我一路走到今天。


       还记得若干年前的一次,我不知怎么了,哭着对父亲说:我觉得生活一点意思也没有,我真的过不下去了……那一次,父亲轻轻对我说:孩子,你有工作有家庭,一路走来,一帆风顺,没有什么大的挫折,有什么过不下去的呢,真过不下去,想想爸爸吧……想想爸爸吧,这句话,一直响在我的耳边,嵌在我的身上。从此,不管遇到什么,我都是给父亲一张灿烂的笑脸。


      父亲从没有教过我应该如何做人,如何求知,如何处世,但在父亲人生的这本大书里,我已经深深懂得。



 

王金星

长篇小说《月亮花开》内容简介

  由知名作家王金星创作的长篇小说《月亮花开》,是国内第一部煤矿女性题材的长篇小说,更是一部生活在社会底层女人们的情感史、辛酸史、奋斗史、发展史。

  

  联系邮箱:249604062@qq.com


  敬请垂青,欢迎阅读。阅读链接:http://yuedu.163.com/source/04eb2134abce45a3ad7fb943f49faa0c_4


同题征稿

主题: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妻子、我的初恋等亲情系列题材。


1、文章体裁:小说、散文和诗歌。

2、字数:小说、散文3000字内。诗歌50行内。

3、时间:长期。

4、附作者,及亲人照片二三张,作者100字左右简介。

5、投稿邮箱:hupan617@126.com                                    

         稿费赞赏周期为七天的打赏期。在第八天以微信红包方式发给作者本人((赞赏费用六成归作者,四成归平台。七天后及10元以下稿费不结算),要求上稿作者主动添加主编微信,才能及时发放稿费。主编微信号:wjx02060000。

 

主     编:甘 霖

副  主  编:唐爱军 胡盼 

编        辑:童志火

平台推广: 奉秋娥 

名誉主编:李光荣 谢新吾    朱文科

  转载文章请联系本公众号授权,并注明出处!一切解释权,归本平台所有!

 

湖南写作原创平台

微信:hunanxiezuo

湖南写作原创总第131

惟楚有才   于斯为盛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