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毕业之际,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聊聊我在 UNNC 的四年.

Carnival2019-09-10 16:19:04

近日宁波阴晴不定的天气像极了我的心情。


兴许大四的我们都正处于这般微妙的纠结之中,一面期待着宁波的桃红柳绿,却一面又为毕业倒计时一天一天递减的速度而忐忑不安。


总是恍惚错觉第二天起来仍旧是为了组织社团疯狂忙碌不舍昼夜抑或小小烦恼 AOP 该怎么准备的日子。


曾在知乎上看过一个高分答案十分认可,人生最细思恐极的细节之一就是我们总轻轻松松就能决定自己未来几十年的走向。


我们总是习惯作出很多看上去习以为常的选择,比如初中之后就是高中,高中之后就是大学。


就像高考之后选择诺丁汉的曾经的我们,和现在站在十字路口四顾心茫然的现在的我们。遥远时光里的未知和不确定性总一遍遍洗刷着每一个选择背后的不安犹疑。


但在这些虚无的碎片里总有什么是值得和想要抓住的,甚至值得将它封存在感悟里,成为过去留下的纪念品。


这将近四年 UNNC 的峥嵘,我们活在青春里,到底都留下了些什么?

图: 橙子


1

大学到底意味着什么

长远来看人生百年,四年单提出来似乎显得并不起眼,但如果将它放在人最好的二十左右的年纪就大不一样。


记得某次千里迢迢去宁波大学雅思口语考试,老师问了我一个乍听无比普通却发人深省的问题:你喜欢你的大学吗?为什么?


在各种各样的场合曾有幸通过学校接触到很多来校参观访问的人,比如英国大使,最常被问到的问题也是,你觉得 UNNC 和其他大学相比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要说这个学校形形色色的特别之处,简直不胜枚举。


都是大一刚进学校,当你的朋友们都炙烤在全国各地的骄阳下军训叫苦不迭时,你正和 VAV 的小伙伴沐浴在某咖啡厅的空调风里征战着狼人杀。

当你的朋友们都在挣扎于马哲毛概的思想清流洗礼时,你都在纠结康奈尔笔记到底怎么玩,那叽里呱啦的听力怎么把分刷上去。

又或许你加入了某某组织社团,每天忙着组织各种志愿者活动,跑着各种公司拉拉外联谈谈合作机会,和 Teammate 泡在讨论室里研究着下个星期的全员大会可以怎么给大家创造惊喜。

UNNC 假期的朋友圈总是世界地图,满地儿跑着的心系天下的 SSP 和海外志愿者。


大概一切都早已变化在最初作出大多人觉得的 “这个学校挺特别的但是知名度不太高吧” 的 UNNC 这个选择时。


然而林林总总形式上的特别并不能概论有些本质上的与众不同。


如果要回答段头的问题,似乎很多人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自由”


何谓自由,或许是我们有足够安排自己学习生活时间的自由,或许是随意翻墙学术资源自由。但 UNNC 的“自由”烙刻于我最深的却是两点。


其一,多位发展、各自精彩的自由。


仍记得大一 VAV 在组织 Workshop 和百团大战眼花缭乱的样子。而在大学三年半做 AIESEC 的时间里接触到全国各式各样其他高校的 AIESECer  们,也有所耳闻大部分中国院校是如何限制这个组织在校内的发展。


曾听老 Alumni 们说,当年 UNNC AIESEC 刚建立去到全国舞台被人质疑这个学校是否是三流野鸡大学的心酸,到现在几乎被所有人羡慕的开明的校园关系并成为中国排名第一的分会,大概都离不开学校对学生自由发展的支持。


每次梦想奖学金仪式上都会听到老校长杨福家对于博雅教育的理解,和对学校在任意维度追逐自己梦想的支持。这大概就是融合了溯着我国渊源历史而来的因材施教和西方教育的自由主义最好的产物吧。


其二,独立思考、表达的自由。


作为从来没弄明白这门玄学的 IC 学生之一,大二有门课叫 CC。我的 Seminar Tutor 是一个叫 Cohen 的新加坡叔叔。在某节 Seminar 之前他曾布置了一篇 Reading,而我穷尽一个下午的精力也揣摩不懂那诘屈聱牙的文字,一问之下发现同学们都深以为然。在 Seminar 上 Cohen 问我们觉得这篇 Reading 写得如何,大家碍于 “Reading 的权威性”,使出高考语文阅读题的技巧开始虚伪地夸赞。


Cohen 挂着神秘的微笑听完然后一甩 Material 说,那为什么我觉得这篇简直 Bullshit 呢?他接下来说的话醍醐灌顶让我记了整整求学生涯,他说,

所有老师给你们的东西并不代表就是对的,无论这些材料或者那个人看上去有多么“权威”,都要敢于质疑、独立思考、自由表达,小到 Essay 大到某个 Research,不管是学术还是你们未来的人生,都希望你们好好记住。


这大概是这个学校改变我最大的其中一点,在我入校的时候边听过,却在之后慢慢经历越多越深有体会:

独立思考、自由表达、敢于争辩、追求真理。


大学之于我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塑造”

在于用四年最好最值得经历最值得闯荡最值得犯错成长的时光,去换一次消融瓦解重塑的涅槃。

她最重要的远不止教会你多少理论知识,而是指引你选择未来最合适的道路,助你熔铸铠甲,去应对象牙塔外千军万马风雨压城的征程。

而最终,你将抵达彼岸无尽荣光抑或被生活压弯脊梁,也都要由你独自去历劫了。




2

大学到底给了我什么

曾经有幸听过一个做创投的企业家的 Speech,他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才开创了属于自己的事业。很多人问他是否是大器晚成,他却说:

如果拿搭积木比作人生,很多人都选择随手便开始拼接却大多最后发现做出个四不像,而我不过是选择先在闹钟构架好了我要拼出的蓝图才开始动手。所以成功并不拼于早晚,却在质量。


我很喜欢的一门课 Strategic Management 里总是强调一个企业的 Competitive Advantage,而其实每个人皆是如此,需要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在我看来皆是武器,最宝贵的却是她给你足够的时间和机遇去经历,去涂涂改改你脑中积木的蓝图。


关于大一开学典礼的记忆已经遥远得有些模糊,但始终记得杨福家校长站在奥迪舞台上振聋发聩一字一句凿进我心里的八字校训,

做人第一,修业第二。

Human being First, Professional Second.


在和很多老人聊天的时候,他们都说其实赚钱是件非常简单的事,难的却是如何将人生活得有趣。

如何“做人”,如何成为一个“大写的人”,大概是人生最难的命题之一。

而这四年的经历,始终教会我并提醒着我铭记,“我” 之为何义,“人” 之为何解。


认识自己,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愿意为了什么而奋斗,活得清醒而自矜。


每块碎片都是经历,每段经历都是成长。


乔布斯给斯坦福大学的演讲里有一段话我特别喜欢,送给你们。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This approach has never let me down, and i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in my life.




3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很多人说 UNNC 是座温暖舒适的象牙塔,里面养着一群怀揣着狂妄理想主义的学生。


我也是其中之一,大概也是其中心比天高理想主义的佼佼者。做 AIESEC 主席那会总是心怀天下说着梦想就是改变世界,却也常常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来。


大四上随手参与春招,同时和全国不知多少万毕业生甚至海归竞争,常常在第一轮就被 985、211 的硬条件刷下来的经历,也时常迷茫反省这四年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


那时我发了条朋友圈,“如果在当初选大学时知道现在社会会凭你的本科判定你人生价值的话。”

然而我并没给出的答案是,我还是不后悔曾经的选择。


我们总很喜欢用千军万马过着独木桥来形容中国社会这个大熔炉。所有人挤破脑袋拼尽全力去成为主流眼中定义的“优秀”,所以匆匆忙忙步履不停地向前赶路。


社会亦有很多莫名潜规则的标准,去衡量所谓一个人是否值得被看作 Talent。大学,尤其是本科,就成为了一个几乎人人认可的门槛。清北复交浙的学生便自然而然享有更轻松的准入资格。当然我没有任何黑这类学生的意思,在我接触到这群所谓中国最优秀的学子时,也总是能被他们身上很多特质所 Inspire。


尽管现在中外合办大学越来越多,UNNC 作为开天辟地的第一所,也渐渐经历了在别人眼中,由三流野鸡大学到贵族大学再到有特色的合办大学的坎坷蜕变。


认识和衡量一个学校最核心的标准,自然就是她培养出来的学生。而有趣的是,当我们把前几年毕业的学生和如今的学生对照一起来看,竟能发现许多截然不同的特质。


常常听 Alumni 们感叹学校变了,学生越来越学霸,唏嘘他们当年如何横扫各大社团组织,而现在大家暑假都选择实习,愿意做志愿者的人越来越少。


其实两种活法并没有谁对谁错,大概只是特定时代下不同 Generation 年轻人的不同特质罢了。


然而都说活在象牙塔里的人,大都有一颗澄澈的赤子之心。


曾经的 UNNCer 都是一群叛逆的历史创造者,愿意成为这所新学校的试验品,赤手空拳将她从名不见经传到打出一片天地。所以他们骨子里流着躁动不安的血液,总相信着,‘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而现在的 UNNCer 少了些情怀和热血,却多了些脚踏实地的平静坚持。


而处于这两个 Generation 之间的我就显得格外纠结,一面有着苟利国家生死以的壮志,一面又总受限于现实的压力。一面喜欢提前做好计划稳定踏实的人生,又一面推崇着活在当下及时行乐的人生态度。


可这并没有什么不对,毕竟选择构成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朝圣之路。


但多希望我们在未来漫长的人生里,永远记得这四年的自己。

未来在被现实的压力压弯脊梁喘不过气的时候,在被社会的大流冲涤得迷失了方向的时候,

永远永远不要忘记这个年纪的自己和曾经点的那一盏灯。

或许年轻或许天真或许幼稚,但热忱忱怀揣着一颗对这个世界赤子之心天不怕地不怕闯江湖的理想主义。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爱极了鲁迅先生的一段话: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之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那你的 UNNC 是什么颜色的

有幸采访了几位即将毕业的老伙伴,问了问他们对 UNNC 的四年怎么看。

我觉得其实大学这四年,最大的收获还是自我认知方面的。明白自己喜欢做什么的,不喜欢做什么;做的了什么,做不了什么,并且在不断重塑自己对自己的认知。然后明白自己想要的得到什么,想要经历什么。

想得到的要目的性很强的去得到,比如好的研究生,好的实习,或是好的英语好的身材,得失心都在这里。

至于想经历的就不要目的性太强,比如一段疯狂的社团,一段用心的恋爱,或者一些有的没的事情,让它发生就好了,享受随它发展的过程。

如果说有什么后悔,或者有什么留给别人的,只能说很多事情一定要自己去做研究去调查,很多时候不要太放纵自己的习惯。不要让道听途说的成为借口,不要让习以为常的成为羁绊。

- 狼人一直被首杀的派瑞

自从在 Days matter 里设了毕业日期,每次点开 app 都像在看恐怖片。对于毕业,尤其是从 UNNC 毕业这件事,我总有种说不出的抗拒和逃避。前些天和朋友在草坪上聊天,说起学校之前有个太阳社,社团活动就是躺着草坪上晒太阳。大一听说时还对这种闲情不以为意,现在自己临近毕业,才终于受到先人遗志的感召哈哈哈。毕竟,在这个地方剩下的这么一丢丢光阴,宝贵到似乎怎么过都是虚度,只好努力珍惜一点再珍惜一点,想把 UNNC 的每个细枝末节都揉进记忆里——从铺满阳光的草坪到大杯常温的普洱芒果,从找不到插座的讨论室到永远在排队的星爸爸,分毫也不肯放过。


其实我一直非常非常感激 UNNC,不仅因为她在这四年给予我的环境和资源,不仅因为她让我得以结识一群对生活真挚纯粹而充满热情的朋友,更因为她对每个学生自由独立意志的尊重与鼓励。清晨到凌晨的图书馆,连轴转的学生组织活动,朝九晚五奔波的实习实践,从容的闲书美食草坪阳光——我可以自由选择任何一种自己向往的生活状态,专注自己喜欢的领域。成长中充满可能。


前两天翻大一写的日记,里面有句话看得自己一愣:“希望四年后的你,不辜负今日的这份自由。”再回视自己的四年,固然也有遗憾,固然也有不如意,但到底还算积极也足够幸运,得以在 UNNC 这份充满宽容与温情的自由中一直成长,遇见了更广阔的世界和更有趣的自己。这样自我洗脑一番后,倒也觉得毕业是件颇可爱也颇圆满的事情,让 UNNC 和这四年的成长交缠在一起,成为自己下一段旅程的起点。


真舍不得这个地方这群人和这四年啊,可还是,毕业快乐咕✨

- 永远童颜的鸽砸

大学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不是教会了我什么书本上的知识,也不是给了我一个平台去认识什么样的人、得到什么资源。

而是比这些更重要的,她让我知道了我想要成为、我可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及我想要以何种方式来面对和度过我未来的人生。

无论是在我想做的事情上还是从我的年龄上,大学四年,我大概是在这个地方、在这个阶段里,做到了我所能做到的极限。

这样看来,毕业这件事就是对我自身理想主义和空想的一种剥离, 所以对未知感到迷茫,对即将面临脱离而感到恐惧。

经历过很多个睡不着的夜晚之后我终于能找到一条安慰自己的理由,想到就感觉可以心安理得的滚蛋。离开了这里,我又是一个新鲜的学妹或是办公室小妹,我又能再另一处重新开始,然后依然年轻!


- 大四了还在做青协副主席的关大蛋

在宁波诺丁汉这所不太一样的学校,注定是充满着争议的,真的很难评判来这里好不好,值不值。


我一直以为,来到 UNNC 的每一个人在选择这所学校的时候都做了一个不平庸的决定,选择它的我们,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分数够了,我们的家庭能承担这份学费,而更多的是,我们选择了拒绝平庸,我们选择了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换句话说,UNNC 在最初招生的时候做了一个不仅仅是分数的筛选,而是筛选出了那部分有想法和勇气的人。

进入 UNNC 后,又是一个转折点吧,有些人一直在提醒自己勿忘初心,去争取做一个不一样的人,去争取和别人活的不一样,去折腾,去做自己热爱的事。

当然,也有些人选择了安逸,去走着别人走过的路。

不管怎样,这群当初进入 UNNC 的人的没有把它当做是出国读研的一个跳板,或者说很少有人去单纯的因为这个原因选择了这所学校,总归,这些不一样的人成就了一个多元化的 UNNC。当然在最早几年选择这里的人,是更具有这份特点的人。


因为,总感觉 UNNC 也在改变着,好像有很多人知道了来这里读书再出国深造很简单。入学不久的学弟学妹们,就来问我关于申研的事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不如他懂的多。工科选小专业的时候,最好申研的几个专业变成了大热门,一些很有趣很有逼格的专业却不再像以前那样挤都挤不进去。希望以后问到学弟学妹,你为什么选择UNNC的时候,不要每个人的答案都是:来这好出国啊,申研容易啊。


对于我来说,可能是因为毕业后选择了就业,所以这种即将要结束自己学生时代的毕业格外不一样,再也不是从一个校园到另一个校园,身边从一群同学到另一群同学,这次是从校园到职场,身边的人从同学变为同事,所以这次的即将毕业,让我总想着去做些什么。因为现在回忆起大一大二的生活,学的东西,早已忘干净了。而记忆清晰的是,每一次深夜出去骑车,每一次在喜欢的女孩儿面前去表现自己,每一次成功的喜悦和失败的尴尬,每一次和不同的人一本正经的开着不同的会,每一次的刷夜,每一次醉酒,每一次的拥抱,每一次的交心。

所以我真的想趁着大学毕业前的这段日子去做再做些什么,做些有趣的不一样的事,也一直在努力的把自己的大学生活记牢在脑子里,因为我真的很期待以后回到学校的时候和身边的人说,这件事我以前也做过,这件事是我第一个做的那种骄傲,也很期待以后会议自己大学生活的那份感动。


还是希望每一个来宁诺的人,都不是功利的,而是抱着一颗拒绝平庸的心来的,大学的生活也不随波逐流,而是不忘初心,一直去做一个不一样的人,去尝试不一样的事,这么做,可能会很辛苦,可能会过的不如意,但是上帝也绝不会亏待这样一个人。


- 不管什么场都得意的 SESA 主席锟哥

最后祝每一个大四的老伙计们都曾在大学将全盛的我们都活过,或是珍惜最后的时光再轰轰烈烈爱一场。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预祝大家毕业快乐啊 = )


May the wind always be at your back.

May the sun shine warm upon your face,

And rains fall soft upon your fields.

And until we meet again,

May God hold you in the palm of His hand.


来年,我们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