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千像,十指墨弦 ——著名画家王和平先生作品赏析

寒乐斋说画2019-08-12 16:48:56

九旬翁师宽明先生经纬中西,于当代书画鲜有额肯者,我讥其溺于象牙之钻。一日,先生手揣一卷于我,欣喜若如得珠,要我看看一个叫王和平的画。略瞥目,一乃宾虹门下走狗,再细之,有黄之精神,但笔墨迥然,隐隐然显刀斧锉钝,金石汉碑之气。我上了心,不解其笔墨脱丝柔而显斩斫,先生告诉我这是指画。尔后,应王和平先生相约,到其深圳中龢手指书画研究院品茗微醺,才一窥庐山。


指画,源于远古。迹于古人结绳圈点之说略显凿壁,初始于唐张璪、明末清初吴韦、成熟于清高其佩、苏六朋,寻陈于近代吴昌硕、潘天寿、陈子庄、虞一风、梁琦等是可佐证的。犹其指画点石成金成大家者有潘天寿、虞一风、梁琦等大师。王和平就师于陈子庄、虞一风门下。


王和平指画


中国画,别于西洋画。西洋画用科学的眼光研究对像的空间,睚眦规则,毫厘必究。科学的严谨又影响了艺术的心境发挥,最多的浪漫也只来于古希腊神话。画者用理智和逻辑去表象客观世界。而中国画则血脉庄老,因寄所托,形骸于心,外达诗书墨间,放浪于山水,酣畅于尺幅。


我经常说:中国的艺术境界最高处在庄子人生的第六层境界:“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所以说,中国画是一个全方位修养的艺术,入门容易出境界太难。艺术精神本质上的区别,让潘天寿说了这样一句话:西洋画的透视是错觉的科学,中国画的透视是幻觉的科学。我表述这段落话,就在阐述国画的“难”。要么用国画的笔墨画另类的画种,比如吴冠中先生。所以,当下画坛,很多都是在山水花鸟中,回忆宋元的最后一脉风骚。


  我问王和平有否私淑黄宾虹?他说少时犹喜黄的作品,细揣黄的画册,但从没临过他的一张作品,不知是否私淑?他少随陈子庄、为他开了这殿堂的门,后为虞一风先生收为入室弟子。出身正门,血脉纯正,这让他的画不脱传统的清源,而指画的创新又让他在画的风骨上具有“心手一指源,点墨生奇怪;山崩刚劲摧,汉碑金石开。”的洪荒拙古之气。所以,初识其墨,误为黄门走狗,也不算误读。王和平学识甚高,国学醇厚,精艺术理论,用学者之厚养气度笔墨,他的指画能上一高度,不奇也。


王和平指画


逐墨索迹,我从四个方面赏析王和平的指画艺术。


一、高贵的缘承:


大凡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山水国画,不可能逃遁宋元明的影子。如无有寻宗,只能是异种,假以创派始祖自谓也,其类者如草芥遍野,朝菌之月,惠蛄之秋。中国山水画,颠峰于宋朝,大匠沛然如霖。董巨然、范宽、李成、李公麟、米芾等等,在整体审美上,他们把庄子的哲学精神已很完美地演绎成了一种美的格式,如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中的定调:“夫气象萧疏,烟林清旷……台阁古雅,人物幽闲……峰峦浑厚,势状雄强……”


而在王羲之的《兰亭序》中,更能感受到这种精神气质。于山林之间、修徨湍流之处,引流觞曲水,游目骋怀,于俯仰之间,穿空人世,畅怀幽情。其实,宋朝的人文艺术审美,是最符合庄子精神结构的,也是宋后历代人所景仰的楷模。从自然环境来看,完全契合陶渊明的桃园精神、理想世界。


王和平指画


我摘一段《水浒传》第二回“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九纹龙大闹史家村”中的一段文字一飨读者眼福。“前通官道,后靠溪岗。一周遭杨柳绿阴浓,四下里乔松青似染。草堂高起,尽按五运山庄;亭馆低轩,直造倚山临水。转屋角牛羊满地,打麦场鹅鸭成群……”,每每诵读此章节,我击掌摇叹,叹生不逢宋。这种最具人文审美的居地格式,后朝画者不脱窠臼。


那栋栋功利而为的高楼大厦,山水画家们不屑于去画这钢筋水泥的冰冷物什,因为它们的人文精神是漠然的,精神层面已远离庄子中的山水精神,逍遥景界。就是它的线条,也是机械僵尸,冷漠曲直。当代的人们,追臭逐利,疯狂地摧毁乡村,当发现自己无家可归时,他们又花巨金重新建设、希望回归田园。


王和平指画


这种已脱离了桃园精神、宋代人文的乡村还是田原吗?一乃盆景耳。品味水浒,读南宋绘画小品,赏马远、夏圭,咏柳永清照词赋,那些个深堂情趣、柳溪归牧、风雨孤舟、寒江独钓之景,这才是真正中国意义上的中国。缘于圣贤者的精神,在苦难中构建高贵精神之屋,这是整个东方艺术的气质。我雀舌聒噪,只缘我看到那只八大的黑鸦兀立于广大的空白之间,这独世而立的清醒者,如一枚落款的篆符,启示的声音冰冷又清亮,落款在每一幅山水花鸟画的题头。


这种中国文化的精神气质是中国文人摆脱不掉的命运宿影,因为你是它生的,它的血脉一支,而它不来自庙堂,它来自圣贤,所以它是高贵的。我们千万不要脱离掉我们这种高贵的血统,它的高贵是建立在对世俗混沌的清醒之上,遗世而独立。犹如屈原在《离骚》中所咏:“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朝搴陛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沐奇草之香、缀秋兰为巾,采不死的香草来浸身润德。上天给了我那么好的美德,我怎么能不珍惜这自己良好如玉的品性呢?他又说:“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这就是传统中国骄傲的审美精神,为了纯真的美,虽不能和世俗志同道合,那我就效仿贤臣彭咸投江成仁。


王和平指画


我在此强调一种高贵的古典主义审美精神,在于我从好多的所谓新国画中看到了国画的精神异种:堕落和媚俗。我更多看到的是阉割于生活的媚俗。不管王和平的艺术精神有多少这样的境界,我从他的艺术中寻迹到了那么一丝古典的境界和气质,是我稍有欣慰的了。从他的《黄山系列》,我看到了一个坚强的古典脚步,追寻在范宽的《谿山行旅途》中,沐李唐的《万壑松风图》,听马远的《踏歌图》……。哎,一个精美绝伦的艺术时代远逝而去,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留幽幽怀古者追忆圣贤高士清歌古琴于卷轴中的绝美风骚。王和平和我都是这个幽幽怀古者,追求高贵古典精神的寻贤之人。这是王和平艺术的精神审美价值观所在吗?


二、不拘常法,逸格精铸


黄休复说“逸格”:“画之逸格,最难铸就。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耳。”我祭出这段话,认为最能说明王和平的国画技法艺术。画不拘一格,在格外(神、妙、能三品)有不拘常法,才有逸品,也谓之勉格。王和平的在格外之法的逸品,就在于他抛蔡邕的“惟笔软则奇怪生焉”的定论,意趣指向,笔墨表现,蔫有定法?画地为牢、圈城自锢,或以有宾虹变墨、白石变法。在圣贤的血脉上纵横、在高士的歌声中跳舞,王和平不拘一格,惟逸品而生。


他工作室的面墙,悬挂一巨幅虬劲苍髯的《云壑松风》。从技法上,我无法想像指头能画出狼毫之柔兼达金石刀工的效果。近观其老干,苍龙老甲,鳞次栉比,其突兀苍劲的质感非毫笔所能。这就是指画的妙处。而纤细的松针他亦用指头钩出,根根入骨,蓬蓬出针。其间含水晕墨的把握,已臻炉火纯青之境。画国画的主要技法:宣染、线条、皴擦、在大面积宣染时,当用大毫,蘸饱水宣染,层层叠叠、似雾如烟。这对于指画,是一个难点。而我看到他画的《云壑松风》中的远山,淡墨层叠,沟壑云隐,与大毫晕染出的远山别有不同。


(指画)云壑松风


他说那大块的远山和色彩都是用手掌在吸水较强的生宣上宣染出来的,这在他的前辈中是没有的。讲到用线,大凡国画家画长线条,应笔肚饱满,蓄墨输于笔尖,细水长流,蜿蜒不尽。潘天寿又有一论,他说:以短线成长线,以点成线,以线成面,大面积渲染以毛笔辅之。而王和平在生宣上用指蘸墨,画长线条一气呵成,飞白连丝,铁线柳条,刚劲中不失柔美,画面上的所有染色都是用手背、手掌来完成。很好的解决了指画前辈在指画长线及渲染上的困境。


无论在《云壑松风》的松枝上,还是在情趣盎然的《鸡系列》,这种特别的长线,犹如充了电的导线,精气生动、灵魂活泼;张驰有风,静寂有梦。他善用墨,所有山的墨点都用手指皴擦出来,不用丝毫笔头。点墨苍老,筋劲有力,涵泳无尽。难怪初识其画,言有宾虹大师的魂墨出没。这些技法,在他的《黄山系列》中也多有表现。


指画黄山系列


我喜欢他有些画的构图,别出心裁,不拘一格。国画的构图有法则叫“三远法”和“开合争让”,讲究的是构图远近错落和虚实变化之美。清代郑绩在《论景》一则中提出"凡布景起处直平淡,至中幅乃开局面",这是指开始布局之后,必须注意展开局面,既经展开之后,郑绩又认为要"有分有合,一幅之布局固然,一笔之运用亦然",而王和平在他的《西递印象系列》中一反萧规,构图奇诡,把现代装饰风格和中国墨线组合起来。构图顶天立地,犹如一枚篆章。上章浓墨压顶,而下章疏远有风,错落有气,一涤盖顶之凝。边线抱残守缺,雄浑朴茂的金石味中又透出拙朴的天真烂漫。而且又圆了唐白居易《画记》所言:“得于心,传于手,亦不自知其然而然也。至若笔精之英华,指趣之律度,予非画之流也,不可得而知之。”


三、形灵契合——笔墨的自觉


绘画者绘画过程中的形灵契合,观画者品画的画我交融,真是一件难事。或为真正的形灵契合?或为画我交融?浅道者自误自害,道深者形而为上,曲高和寡。在王和平的指书艺术中,让我看到了一种形而之上的精神,形而之下的意趣。黄宾虹的文士之墨,齐白石的草根物景,他两者兼之。


王和平的手指书法让我激动。王羲之一众大家的书法审美让人一叹三击,但后续者的东施效颦则让人审美疲乏。书法已成了一种京剧式的陈式之美,不可改变传统的结构,又要超越传统重新创造一种新的审美形式,对于文化断代的现代人来说,几乎是仙凡之隔了。王和平少时苦习颜、柳,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又习隶、篆,直接潜移默化在他手指绘画中。临《张迁碑》、《石门颂》、《瘗鹤铭》、《龙门二十品》、《好太王碑》等,把传统书法血脉深入骨髓后,他另开一路,用手指刚劲拙朴的特点代替毛笔的“惟笔软则奇怪生焉”。中侧逆锋墨无碍,点横撇划另有章;笔笔斧斫凿壁成,力透指尖纸成石;雄浑汉碑沉气度,金石生拙显风骨;指书划字辟新径,审美不离王柳张;蔡郎笔软生怪焉,指书硬墨也惊锋。这也许是他手指书法的一个全新理念吧。


王和平指书


四、怀圣贤之心,传文化之道


承道传艺,是一个艺术家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昔孔子说而不著,72门生修正师说,一代旷世思想才得以传承。民族之精神,大师之艺魂,在继承中求发展、在发展中求创新。王和平居于闹市而城郭心外,自八十年代末至今,潜心中国手指书画课题研究与推广。他承前贤之血脉,融师说之技法,现正在把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手指书画”推广到军营、企业、学校、社区,让艺术走进千家万户,他蜜蜂播粉般地工作。又做“中国手指书画”的教学传承,技法上的教材编写。为了手指书画艺术的研究、推广、传承,弘扬民族文化、抢救和保护中国文化遗产,他专门成立了深圳市中龢手指书画研究院,把这一任重而道远的使命担肩在了自己身上。我们衷心祝愿王和平的弘愿之心能早日天心圆满。


王和平指画


文 | 丰川

编辑 | 张一允

图文均来自王和平手指书画工作室




下面附招生简章及学习环境

寒园艺馆私塾班招生啦~

    寒园艺馆 王和平手指书画私塾班与社会上的“高研班”、“名家班”、“导师班”、“研究生课程班”不同,一改社会上普遍采用的大集体产业化教学、学员难得一见导师的形式,采用私塾模式教学,导师天天见,进步看得见。王和平老师亲自授课,言传身教,师生可随时当面交流,以便更直接、有效的学习中国手指书画,让学习者走上正确的入门第一步,让有一定创作基础爱好者者进一步提高创作实践与鉴赏水平;不以营利为目的,重在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精神,提高学员对中国手指书画的认识以及自学山水画的方法和能力,为以后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招生时间】:常年招生。

【招生对象】:不设专业门槛,只要品行端正,热爱爱中国传统文化及中国手指书画。年龄16——60岁之间。因双方时间宝贵,根据教与学双方时间达成一致。本着宁缺勿滥的原则,每次只招收2—4名学员,学习期间免费提供纸墨,食宿自理。

【学习时间】:一个月/一期。

【教学地点】:深圳市中龢手指书画研究院画室。

【报名费用】:9800/月。

【报名方式】①电话报名:0755-89970688  ②添加微信18929377810 

             发送“寒园艺馆私塾报名”+“姓名”+“联系电话”

(注:必须提前预约,以收到学费为准先后录取,未经预约贸然而来者,恕不接纳。

【教学内容】:临摹与技法、创作与鉴赏两个方面。

     【教学方式】每天下午在寒园艺馆交流、示范、临摹、讲解与创作。由王和平老师每天亲自授课,因材施教,针对学员个人情况,答疑解惑,言传身教。采用立体实用的教学方法,使学员得到切实的收获。

     【其他事项】

   1、依托深圳甘坑客家小镇古朴的文化气息和浓郁的艺术氛围及较低的生活成本,基本每天都可以观摩画展,与同道交流艺术。学员可租住画馆附近的民房,每月700元左右,也可租住园区公寓,每月约1000余元。       

    2、未满一期者,可灵活分段学习,商定面授时间。学员学习期满时,一次性获赠王和平老师中国手指书法六尺条屏一幅;评选优秀学员一名,获赠王和平老师山水小品一幅。本期学习结业后发结业证书,之后可持续学习,不再收费,不再赠送老师作品。一朝入门,终身为友。

   3、每年最少组织二次春季或秋季山水写生活动,时间大致安排在五月或十一月前后,历届学员均可申请报名参加,费用自理。      

    4、新学员自报到之日起,在寒园艺馆以外的人身及财产安全由自己负责,发生问题与研究院寒园艺馆无关。本招生通告常年有效,欢迎电话、短消息、微信咨询,或来实地考察。


【教程安排】:

第一周:认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传统山水程式、符号语言及其意义)

第二周:笔法结构训练,从实处理解中国山水画。

第三周:构图、墨法(着色)学习,从虚处感知中国山水画的意境、格调等。

第四周:指画指书的练习从仿制到创作的训练与提高。

 

 寒园艺馆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甘李路3号恒特美大厦60A室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深圳振兴支行

银行卡号: 622848 012054 2769415

开户人:曾世亮                                    

联络电话:13823546670   qq:791564518   

汇款前请与王和平老师确认后付款,谢谢!

【乘车路线】

1:罗湖火车站

2:福田口岸

3:深圳北站

4:深圳(宝安)机场

均可乘地铁至丹竹头地铁站(D出口)乘坐m324恒特美科技园站下车即到,

或乘地铁到下水径地铁站(A出口)乘980公汽恒特美科技园站下车即到,

或乘车至甘坑总站下车往布澜路方向步行500米至恒特美大厦即到。


寒园艺馆授课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