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师大附中《百年回首》文摘】: 2、徐树铮将军创办正志中学/校史中的几个问题

林小仲lxz2019-08-18 16:18:28

【首师大附中《百年回首》文摘】

2、徐树铮将军创办正志中学/校史中的几个问题

 

徐树铮将军创办正志中学  艾群

 

首都师大附中的前身是北洋政府陆军部次长徐树铮将军于 1914年创办的京师私立正志中学,校址在宣武门外菜市口。

其时正是中国社会发生前所未有深刻变化的历史节点。三年前(1911 年)爆发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封建统治,结束了中国长达两千年之久的君主专制制度,开启了民主共和的新纪元。社会转型激发社会各个层面的变革,同样体现在教育领域。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清政府颁布《奏定学堂章程》,即“癸卯学制”,推出了全国统一的从小学到大学的系统学制,确立了近代学校制度的基本范式。北京作为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率先开始了兴办新式学堂的热潮,政府、各省旅京同乡会以及私人陆续兴办了一些大学、中学和小学。光绪三十一年(1905 年)清政府宣布废除科举,至此中国绵延 1300 多年的科举制度寿终正寝。民国元年(1912 年)五月,北洋政府裁撤原清政府所设京师督学局和八旗学务处,改设京师学务局,规定“嗣后本京各项中等以下学校均由学务局直接管理”,并颁行《普通教育暂行办法》,由学务局管理全市中等教育。1928 年北平市政府成立教育局,统管全市教育事业。

据《京师地方公私立各中学一览表》(民国四年十二月编)显示,迨至徐树铮创建正志中学,北京已有在学务局立案的正规普通中等学校15所,其中公立中学8所,私立中学7所,依建校时间先后为序,正志中学在北京公立私立中学中排序第16,在私立中学中排序第8

徐树铮(1880 年—1925 年),字又铮、幼铮,号铁珊,自号则林,江苏省萧县(今属安徽省)官桥镇醴泉村人,北洋军阀皖系将领,陆军上将。自幼聪颖过人,13 岁中秀才,17 岁补廪生,新婚不久便北上投军,曾致书袁世凯,未被起用;漂泊期间,在旅店挥毫书写,恰逢皖系军阀段祺瑞于此经过,见其笔走龙蛇,十分爱惜,于是收揽麾下,并于 1905 年保送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学成回国即在段祺瑞军中任职,民国三年(1914 年)五月任陆军部次长,后兼国务院秘书长。民国八年 (1919 ) 任西北筹边使,率部平息外蒙古分裂事件,声名远播。民国九年(1920 年)遭免职,此后几经沉浮。民国十四年(1925 年)赴欧考察回国复命,12 19 日离京南下,途经廊坊火车站,被冯玉祥部杀害,时年 45 岁。有《建国铨真》、《视昔轩文稿》、《兜香阁诗集》、《碧梦庵词》等著作传世。

徐树铮创办正志中学,时在陆军次长任上,年仅 34 岁。1914 12 月,他与广东名宿、粤东学堂总理梁士诒(此后曾任参议院议长)签订合同,租赁宣武门外菜市口粤东学堂校舍,创办京师私立正志中学。翌年 2 月开办,徐树铮自任校长,邀请社会贤达王树楠、傅增湘、叶公绰等出任正志中学董事,上述三人分别担任董事长和副董事长,招生第一、二两班,春季开学,四年制初中,4 月至京师学务局立案,一度增设附属高小补习一个班,迨至民国九年(1920年)八月改名京师私立成达中学,先后招生8个班,总计毕业4个班。

据《京师地方公私立各中学一览表》(民国四年十二月编)显示,北京中等学校的规模,最大的是京师公立第三中学,拥有教员 23 人,全校6个班,学生总数229人;规模最小的是京师私立第一女子中学,拥有教员 5 人,全校 1 个班,学生总数 10 人。

正志中学拥有教员 13人,全校 4 个班,学生总数 172 人,三个数据在 16 所公立私立中学中居第 6,在私立中学中则位居榜首。

组织方面,以校董事会主持一切大计及筹募经费等。设校长一人总管校务;下设教务、训育、事务、图书主任各一人及事务员若干人。

学制采用四二制,开办四年制初中,定额 8 个班,每年招收新生两个班,毕业两个班,每班定额 48 人,总额以 400 人为限。课程设置为国文、历史、地理、数学、博物、外语、体育等。管理方面要求教室内务清洁,秩序整肃,学生座位均有固定编号,由训育主任负责督察。每间宿舍由学生选举舍长一人,负责安排洒扫卫生。

经费来源由校董事会筹款,学生交纳学费、宿费等项。

徐树铮饱读经史,精于国学,推崇桐城派古文,兼擅诗书昆曲,堪称学养深厚。1912 11 月曾经创办《平报》,后来还曾筹划创办正志大学,联系了几位德国教授,终因政治失势未能实现。同时,他又是一名训练有素,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将军。其文韬武略兼于一身的素质,加之对文教事业的情有独钟,亲自遴选教员,制订教学计划,这就使正志中学的办学风格明显体现他的个性特征。

首先是名人办学

徐树铮邀请来的正志中学董事会成员均为社会贤达和学界名流。董事长王树楠是光绪进士、京师文坛名人 ; 副董事长傅增湘是光绪进士,1917年任教育总长,首屈一指的藏书家,2014 2 月央视“一锤定音”节目,傅增湘一幅小扇面书法拍出 24 万元高价;另一位副董事长叶公绰是民国初年的交通总长,解放后为全国政协常委。徐树铮延聘了林纾、姚永朴、马其昶、姚永概等任教。林纾是一代国学大师,二姚一马均为桐城派末期回光返照的大家;数学教师梁上栋后来曾任国民政府监察院副院长。因此,正志中学创建伊始曾名噪一时。

其次,特别注重国文。

徐树铮拟定的教学内容、课程设置与当时国家教育部所规定的有所不同,主要突出两门课:国文与体育。每天上午以国文课为主,下午以体育课为主,其他课程如数学、德文等都放在次要位置。姚永概任教务长,兼教《孟子》、《左传》和《尺牍选钞》,林纾教《史记》,姚永朴教《论语》、《文选》等;马其昶教语文和作文,每周一次两个课时的作文,当堂交卷,多半为历史题目。徐树铮非常尊敬这几位老先生,他往往亲自搀扶着老几位进入教室登上讲台,每逢周三还约请他们吃馆子,常去的有“醒春居”、“便宜坊”、“恩成居”、“砂锅居”等,饭后常去虎坊桥的《平报》馆或琉璃厂的松华斋南纸店小坐聊天。其尊师重教,可见一斑。

第三,特别注重体育。

每天下午的体育课,充斥着军训内容。第一二年教军操,包括步兵操、器械操、摔跤、武术(拳脚、刀枪剑戟、三节棍、九节鞭等),第三四年进行步枪操练。体育教师均为徐树铮从边防部队中挑选的军官担任,目击者说,训练学生犹如训练新兵。

第四,严格管理。

寝室和饭厅的规矩与日本士官学校相同。因此时人评论说这近乎一所军官预备学校。有记载称:“该校校规极严,徐树铮长子徐毅行怀带食物被校监搜出没收,虽校长之子,也不可越矩。”

此外,外语课与其他中学不同,不开英语课,设法语课和德语课,任课均为外籍教师。

1915 10 月京师学务局派员视察正志中学,认为该校“管理采取军校成法,而略济以宽,实已严于他校。”教学认真,聘师严格,“重要学科,聘师尤慎,国文则延文学名手,外国语则借才异帮。”

1917 年教育部转发视察京师各中学的意见,褒扬私立正志中学,批评公立三中“校务形同废弛”,遂免去公立三中校长职务。

1918 2 月京师学务局训令表彰公立四中和私立正志中学,认为“私立正志中学,管教采用军制,秩序整齐,校风极为严肃,注意体育,务使学生各具军国民之精神。私立各校办理妥协,当推该校为最”。

综上内容可以看出徐树铮的办学思想和培养目标,他实际上力图通过正志中学封闭式的管理,培养他所需要的实用型军政人才。

然而 19 世纪 20 年代的中国,反帝反封、科学民主已汇聚成不可抗拒的大潮,徐树铮的办学思想面临着时代潮流的冲击。1919 5 月北京掀起“五四”运动,青年学生的爱国行动波及整个学界,正志中学的热血青年自然也不肯置身事外。5 月下旬的一个傍晚,本应列队返回宿舍就寝,他们拒绝教师和学监的命令,明确要求走出校门参加爱国集会和游行。此刻徐树铮闻讯赶来,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阻止了学生的行动。当年夏季,徐树铮特意在北戴河借用一处德国兵营安排正志中学学生免费避暑,意在使这些同学无法与爱国学生运动接触。如此举措,招致事后正志中学背上“冷血团”的骂名。

1919 10 月,大总统徐世昌为正志中学题赠匾额:“成德达材”,徐树铮呈请京师学务局批准“校长率同教管各员及全数学生敬谨恭迓悬挂”;对于“大总统训饬指示”,请教育部代呈“敬陈谢悃不胜感仰之至”。

1920 2 月,阜成门外北礼士路19 号新建校舍落成,遂迁入。此前徐树铮在直皖两系恶斗中被免职,继而遭当局“通缉拿办”,被迫蛰居上海,自身难保,更无力遥控北京的正志中学,于是教育部在 8 15日出手接办正志中学,易名京师私立成达中学,9 月徐树铮辞去校长职务,由刚刚卸任教育次长并代理教育总长的傅岳棻出任成达中学校长。

有记载称,正志中学“每年招收两班,至民国九年已满十班,名门弟子入学极多,现台湾名流如唐君铂、李立柏、刘方矩等人均为该校高材生”。

有一种说法:徐树铮失势后,“直系军人王怀庆接办正志中学”。查此说出自关懋德《徐又铮先生创办正志中学述略》一文,该文说:“九年夏,直皖战争,合肥段公芝泉去位,先生亦退闲,直系军人王怀庆接办正志中学,更名成达,先生手树规模,为之丕变,名师耋宿,亦相继星散,未数年而停办。”

学者陈思和认为“关氏为当年正志学生,对当时情况较为了解。”

王怀庆(1875 年—1953 年)北洋军阀直系将领,1919 7 月授任步兵统领,11 月加封陆军上将衔。辛亥革命期间,曾经出卖滦州起义,诱杀滦州起义志士王金铭、施从云等。在徐树铮去职正志中学校长,学校易名成达中学的 1920 8 9 月之际,王怀庆甫任京畿卫戍司令(1920 7 月任职)。

但是,截至本稿写就之日尚未找到“王怀庆接办正志中学”的任何史料或佐证。

据《北京近代教育记事》载:1920 8 15 日,“教育部将阜成门外私立正志学校改名成达学校,并指派钱能训、傅增湘、董康、叶恭绰、傅岳棻等为校董。”并无提及王怀庆。

另据成达中学 1920年档案:

5 27 日呈学务局的文件上,校长署名为“京师私立正志中学校校长徐树铮”。这是档案中最后一次出现徐树铮的具名。

9 10 日呈学务局的文件上,成达中学校长署名处已无校长署名,代以“正志中学校学监张庆琦代呈”。同日另一文件上成达中学校长署名处亦无署名,只有加盖的一枚“校长之章”印章。9 30日呈学务局文件上成达中学校长署名亦为“校长之章”印章。

11 24 日呈学务局文件上校长署名为“京师私立成达中学校校长傅岳棻”。

可以看出,1920 9 月徐树铮去职正志中学校长前后,及至傅岳棻就任成达中学校长职务,其间并无他人出任校长的任何线索。

综上可见,“王怀庆接办正志中学”一说并无实证,而“王怀庆接任成达中学校长”一说更无根据。

1924 9 月,盘踞在江苏的直系军阀齐燮元为夺取被皖系军阀卢永祥控制的上海,爆发了江浙战争。徐树铮任浙沪联军总司令。皖系失败,他在租界的寓所里被支持直系的英国人拘捕,强迫乘英轮去欧洲。途经香港,直奉战争结束,段祺瑞被推为临时执政,徐树铮获得自由,被任命为考察欧美日诸国政治专使,率团先后考察法国、英国、瑞士、意大利、德国、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比利时、荷兰、美国、日本等 12 国。逗法期间,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徐树铮电致挽联。访苏期间,获斯大林接见,赠其刻有斯大林名字的佩剑。19251211考察结束回到上海。段祺瑞电嘱暂缓赴京,他认为考察回国理应复命,即赴京。复命后,同月 19 日晚乘专车离京南下,途经廊坊火车站被害。

徐之被害,归因于他曾杀死一个人——曾任警卫军统领兼执法处长的陆建章。同为徽籍的陆建章在政治上倾向直系,已遭皖系嫉恨;加之生性狠辣,嗜杀无度,他先请人吃饭,席散送客,安排杀手一枪毙命,人称“陆屠伯”。徐树铮掌握了陆建章的劣迹,如法炮制,在天津奉军司令部宴请陆,饭后约其花园密谈,埋伏卫兵将其击毙。岂料该陆是冯玉祥原配夫人的亲戚又是冯的救命恩人,由此埋下祸根。1925 12 29 日离京时,段祺瑞发现办公桌碧玉镇纸压着一个字条,上写“又铮不可行,行必死”,即派人追至车站展示内容,但徐不为所动,按原计划登车启程。30 日凌晨,专车缓缓停在廊坊车站。冯玉祥所属张之江部安排的杀手登上车厢,敬礼报告:“督办请专使下车,有事面谈。”徐已有警惕,推说“连日来非常疲劳,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官兵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将徐架起就走,押到一所小学校内,找人暗中辨认。只见煤油灯下器宇轩昂者,确定徐树铮无疑。便称:“督办有请”,拐出校门,背后枪响,气绝身亡。张之江部医官洪某自称系徐树铮的学生,长跪不起,愿以一门老小作保寻尸装殓。具结后,连夜雪地苦寻,找到徐尸,入殓后辗转运回家乡。傅增湘赠其楠材棺木,葬于醴泉村,陪葬有斯大林所赠佩剑。

 

作者简介:艾群,1945 年出生,1957年至 1963 年就读北京 42中学(后更名为北京师院附中),1968 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990 年任公安部人民公安报社副总编辑,1999 年任公安部群众出版社总编辑,2005 年退休,一级警监,高级记者

 

校史中的几个问题 艾友兰

 

杜森同志长期致力于搜集和挖掘我校的校史资料,日前他打电话给我,说最近看《辛亥革命演义》,其中写到我校前身正志中学的创始人徐树铮,口碑欠佳。我说演义即演绎,常有文学虚构的成分,夸大偏颇不足为奇。但据我所知,徐树铮确实是个毁誉参半的人物 , 正因为如此,为了厘清校史,我们有必要对他以及校史中的诸多问题进行广泛深入的研究,给出近乎客观公正的说法。

关于徐树铮

1956 年我从北京市第三十四中学调到北京市第四十二中学,校长办公室有解放前毕业生同学录,头一页是徐树铮的大相片:头戴高挑红缨子帽,双肩佩金穗子肩章,手拄大战刀,好一派威武形象。此后对当时的历史做了一些了解,我以为,对于徐树铮这样一个北洋时期的政要,应该首先从政治大节来分析,对外而言他是爱国的还是卖国的;对内而言他是进步的还是反动的。

徐树铮作为皖系的一员,始终搅和在军阀混战之中,征讨挞伐,冤冤相报;尤其是操纵安福俱乐部上演一出选举“安福国会”的闹剧,确实给他一生涂上抹不掉的灰色。

但是还有另一面。辛亥革命爆发,以段祺瑞为首的 42 名清军将领通电吁请清帝退位实行共和,给清王朝釜底抽薪的一击,这篇“通电”即出自徐树铮手笔;袁世凯称帝,徐力劝段祺瑞抵制,被袁免职;徐对孙中山及其领导的革命党素有亲近之情,1922 年面见孙中山,甚得孙中山赏识,欲留麾下重用;孙中山逝世时他发唁电志哀。尤其是1919 年出任西北筹边使,挥师出塞,平息外蒙古分裂事件,功勋卓著,孙中山称赞他可比东汉收复西域的班超;这一端又为他平添了一抹耀眼的亮色。

再看创办正志中学。在那贫弱落后的民初北京,自筹经费创办一所现代模式的中等学校,可不是一件小事,更不是一件易事。这所学校薪火相传至今而将近百年,我辈蒙其余泽,创始人功不可没。请注意,徐树铮筹资购置兴建的阜外北礼士路校舍,1938 年被日寇强占之后,历经十余载追索诉讼,终于 1951 年被人民法院裁定为我校校产,并由此讨回数额可观的抵偿款。我们今日的校园,就是以那笔款项为主购置兴建的,也就是说,今日之校园,渊源于徐树铮所留遗产。

大节不亏,颇有建树,或许是徐树铮一生的基调。

关于先辈诸公

在我校史上,还有一些著名人物:王树楠、傅增湘等皆为学界泰斗,傅岳棻、沈尹默等更是新文化运动的开路先锋。他们在我校的办学历程中究竟起到什么作用,至今未见其详。

日寇侵华时期,学校陷于困境,由时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教育总署督办的周作人,出任成达中学董事长。周也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锋,白话文独树一帜。抗日战争胜利后,因曾任伪职而被判 14 年有期徒刑,后改判 10 年有期徒刑。个中细情或有出入,但是大节失足毋庸置疑。

与此相反,另一位与校脉息息相关的人物则表现为大节的坚贞。1928 年,成达中学董事会曾拟议将成达中学并入中法大学孔德学校,时任北平特别市市长的何其巩支持成达学生反对并校的请愿,训令保持成达中学独立办校,从而保持我校香火不断,绵延至今。此后他还出任成达中学名誉校长、成达中学董事长等职多年。何其巩还有一个专任职务——中国大学校长,他与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辅仁大学校长陈垣并誉为在沦陷的北平坚拒伪职,坚守民族气节,坚持办学的三位著名大学校长,尔后又为北平和平解放奔走出力。北平解放前几年,我在中国大学就读,因此说何其巩又曾是我的大学校长。他为我校题写“成德达才”四个大字保留至今,劲骨丰肌,熠熠生辉,昭示着我校世代相传的血脉精神。

上述诸公在我校建设发展中的作为与影响,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

关于中山公园音乐堂事件

1965 届毕业班在初中时有两位少先队辅导员,一是 1960 年高中毕业的陈启明,后为工艺美院教授、系主任;一是 1961 年师院毕业的刘闯,后在西城区政协工作。他们两位每年被请参加 1965届校友聚会。我应邀出席这个聚会时,刘闯告诉我,西城区政协委员罗文写了一篇成达中学地下党斗争史,在九十年校庆时送给母校为礼物,并说过去校庆纪念册上写得太简单。我听后兴奋不已,渴望先睹为快。成达中学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已有中共地下党领导的活动,1945 年地下党员已有十几个人,领导学生会、合唱团、读书会,阅读革命书籍,学唱革命歌曲,直至组织罢课。1946 年春,北平的民盟、民进及其他民主党派,在共产党领导下在中山公园音乐堂召开“促进宪政大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那天不论大学、中学都是分散参加,只有成达师生百余人锣鼓喧天集队前往,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那时从事地下工作是单线联系,个别行动。我的任务是开辟北平至晋察冀根据地的秘密交通线,制造证件,输送人员,一般不参加公开的活动。但是那天的动静太大,我也带着几位进步同学前去听讲。去得较早,场内有二三百人,台上开始布置讲桌,挂国民党旗国旗。离我不远的一名师大的三青团头子开始起哄呐喊,指责党旗挂歪,口出不逊;接着吠影吠声,一片乱哄,石头、砖头抛至台上,几十人冲上台打砸抢;看起来是早有预谋。布置会场的已退到后台,紧闭大门。三青团、国民党分子用桌椅砸门,冲进后台打伤了陈瑾昆等几位准备讲演的人士。台下也有百余特务驱赶、殴打听众,抓了一些人押到场外路南中山公园派出所。我们几个退到音乐堂进口,居高临下,看见已有宪兵十九团的一二百官兵,全副武装,头戴钢盔,端着上了剌刀的步枪,分两层向音乐堂包围过来。此时距场内动乱不及 10 分钟,可见早有准备。我们冲出宪兵包围,音乐堂外聚有上千人,学生、记者、社会人士,一群一伙义愤填膺,斥责国民党三青团的镇压行动,直到下午两点人才散尽。此次成达中学的地理教师、民进组织创始人之一徐楚波老师被特务毒打负伤。后来北平地下党负责人对我说,在这场艰苦激烈的斗争中,成达中学师生不仅走在最前列,而且成达的高中同学还担负了大会的纠察任务,与军警特务展开面对面的斗争。

史不绝书,我们的校史研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2003 年于首都师大附中家属楼寓所

 

作者简介:艾友兰,1926 年生于北京,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毕业于中国大学。抗日战争时期担任中共地下交通员,开辟了北平——房山——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秘密交通线。解放战争时期负责仿制证件文书,练就一手出色的篆刻和书法;在中国大学主办壁报《正风》,宣传反独裁反内战。中国大学校长即曾任成达中学名誉校长和董事长的何其巩。由于何主张反独裁反内战,遭到国民党策动学生的武装驱赶,而中共则支持其任职,艾友兰积极参加了保护和拥戴何其巩的斗争。

北平解放后,艾友兰奉派担任新中中学党支部书记,该校改为北京市第三十四中学后,担任党支部书记、副校长;1956 年起先后担任北京市第四十二中学副校长(主持工作),北京师院附中副校长、校长和党总支书记。他提出德智体全面发展“超十九中,赶一○一中学”的口号,团结全体教职工把学校办成北京市一流的中学。他对教职工平等相待,与他们促膝谈心切磋业务,交为朋友;他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要求对农民子女多关心、对华侨子女多照顾、对干部子女多要求。“文革”期间遭受残酷迫害,“文革”结束,按政策他可以调往其他单位工作,但他要求留在本校。他不计前嫌,团结全体教职工恢复教学秩序,稳定教师队伍,提高教学质量,实现了创建“北京市一流中学”的夙愿。他关心同事,热爱学生,反复郑重地说,告诉同学们,对于“文革”中的事老师不会计较,那时他们都是孩子,责任不在他们,孩子做错了事是可以原谅的。他对“文革”中的事不仅不追究,而且处处为学生们的前途进步着想,总是尽其所能给予帮助。对于“文革”中险恶时期曾经以各种方式保护师长的同学,他经常展开纸笔一遍一遍地反复书写他们的名字。1984 年主动提前退居二线,推荐年轻同志继任,并积极配合新领导的工作。艾友兰 1989年离休,局级待遇。离休后热情关注和支持学校的工作。在他倡导下,学校为离退休教职工创办了《不老园》期刊,一直出版至今。艾友兰 2010 年 7月 20 日因病逝世,病重期间,唯一的遗嘱是从自己多年的收藏中遴选包括明清瓷器在内的 12 种 22 件珍品捐赠给学校。艾友兰在首都师大附中百年历史上担任校长近三十年,桃李满天下,深受师生爱戴。病逝后,各届师生六百多人为他送行。2011 年,1981 届毕业生捐资制作一尊艾友兰校长塑像,赠送给母校。

 

编者的话:2014年是附中母校百年校庆,我们校友会组织编辑了回忆文集《百年回首》,书中收集上百位各届校友和教师的回忆文章,做为对母校校庆的贺礼。2017年岁未,我们将书中文章编辑成55集微信【首都师大附中《百年回首》文摘】,每日一集,陆续发送,欢迎大家转发,让更多校友和朋友们看到,祝福送给母校首都师大附中和所有的校友们。林小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