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钟看完三水抗战史 l 请铭记誓死捍卫三水的这些人!

衣食住行IN三水2019-11-13 07:51:54

这八年,注定是三水难忘的历史......


1938年1012日,日军登陆大亚湾,撕开入侵华南的口子。自此,日军长驱直入,仅用3天时间占领惠州,10天时间占领广州,华南抗战全面爆发。



紧邻广州的三水也成为日军进攻的对象。“在地面进攻前,日军连续几天出动机群,先用飞机轰炸河口、西南。西南火车铁桥、后王庙、陈家祠、牛墟、火柴厂、老沙的穗丰祥油厂、穗昌诚米机、大有年蚕茧场等均被破坏。




1938年1025日(农历九月初三),日军大批橡皮艇在西南镇武庙口码头登陆,正式对三水实施地面侵略。县属西区、中区全部及东区大部沦陷。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蹂躏下,西、北江两岸哀鸿遍野,路有尸骨。西南全镇被烧毁的店铺、货栈共八百多间,占总数的70%;死亡人数逾千,很多民户片瓦不存,村民无家可归;五千多人逃难流亡。
抗战时期,日军对芦苞实行了3次轰炸和多次地面进攻,让芦苞从繁华闹市,变成了一座满目疮痍、哀鸿遍野的废城。19391129日,三架日机第二次轰炸芦苞,投弹过百,芦苞墟内尸横街道,幸存的村民只能用板车收尸。






《三水县军事志》载:

●1938年12月青岐灶岗战役中,日军把躲藏在防空洞的夏簕岗村民胡益泰等38人驱赶出来,将他们反绑一起,先用刀把每个人的脸部、胸部、颈部斩到血肉模糊,然后用机枪扫射;


●1939年2月6日,日军进攻青岐墟,把全墟店铺烧光;


●1939年11月10日,河口日军联同驻三水的江川部队,包围灶岗,进村后四处纵火焚烧,大火3日不熄;


●1940年夏某天深夜,白坭有50人趁黑夜分乘3艘木船到富湾圩购物,当木船划到接近“波子角”江面时,被龙池岗上的日军发现开枪扫射,45人罹难;


●1940年秋一早晨,日军包围西南沙寮村,来不及脱逃的沙寮村民及过路行人,不论男女老幼均被捉住,并用铁线反绑推入屋中。日军把屋门反锁,在各处浇上汽油,纵火焚烧,呼救声惨不忍闻。


●1941年6月27日,驻河口日军从木棉渡江,登陆后逢村放火,望楼岗、大坑、始院、汉塘、丰岗等村均被焚烧,丰岗村民何文等6人惨遭杀害;


●1941年11月11日,汪伪军协同日军菊机关部队对宝月附近乡村进行烧杀抢掠,大部分民房被焚烧,粮食、耕牛牲畜被抢走,以致很多村民无家可归。



据战后调查,

抗日战争中,三水死亡人口56511人。

烧毁房屋8486间,牲畜8179头,粮食384万多担。


不能忘却的一页


1938年农历九月初九三架日机首次轰炸芦苞,炸毁了同和米机(用机器碾米的工场),炸伤工人邓日。

1939年129日,三架日机第二次轰炸芦苞,投弹过百,炸死20多人,炸伤180多人。

 1939年6月,日军在芦苞大扫荡,进入沙墩村,捉了30多名妇女,要她们赤身裸体,然后大轮奸。

1940年农历正月十四,九架日机第三次轰炸芦苞,分批放流从早到晚共投下炸弹60多枚,镇内一片火海,炸毁商店130多间,炸死200多人。

1940年正月十五,日军焚烧商店、住宅150多间,烧死10多人,生捉被屠杀30多人。

1940年8月,日军第三次攻陷芦苞,打死400多人。被怀疑是游击队员而被捉去的300多人,全部用铁线捆缚,推下东海口淹死,群众称为“放水灯”大屠杀。

1941年2日,日军在晒布场以活人做靶,竖起了七条木桩,每柱缚一人,进行刺杀练习,同胞当场被刺死。

1942年夏,迫使1000多艘渔船和货船强行通过芦苞水闸,200多艘船被撞沉,溺死了100多人,群众称为“东海口惨案”。



抗战亲历者曾纪赞:

西河与芦苞镇区隔北江相望,芦苞沦陷后,凭借着北江天险,西河成为芦苞市民临时的避难所。我家就住在西河曾洲,当时大量难民躲避日军,迁移到这里,他们在路旁搭起棚子居住。难民或住在茶亭,或露宿在路边,或躲在山坑中。时间长了,缺衣少食,有些父母忍痛将婴儿遗弃路旁;一些妇女、孩童饿到头肿,脚大如靴。又值青梅季节,雨水多,气温低,霍乱流行,病死、饿死无法统计。

  难民逃到西河的初期,国民党政府在龙潭的龙王庙设难民收容所,有难民二三百人,每人每天发给大米一斤。但后来难民源源不绝,无法容纳,只好住入村里的祠堂、庙宇,饿了、病了皆无人问津。1942年六七月间,西河柳园、邓边、六和一带疟疾流行,难民患病死亡人数无法统计。当时的六和乡公所雇佣仵工,每日掩埋的尸体有数十具。



(曾纪赞)




抗战亲历者李裕光:

  记得有一年日军在清乡时,经过我们村子,我母亲赶紧带着我们躲到床底下,叮嘱大家千万不要出声幸好没有被发现。鬼子在离开村子时,放火焚烧房屋,我家的房子也被烧着了。鬼子很快离开了,我母亲便带着我们出来救火,但房子已烧掉了大半。

在乐平,最惨的还是三江,很多人被杀,被称为三江惨案。194010月初,日军从南海县官窑扫荡到三江圩,捉获男女村民十余人,日军士兵把妇女轮奸后,再把其与男人关在屋内纵火焚烧,无一幸免。1941927日凌晨,日军又以一个团的兵力,封锁了三江圩和附近村落,大肆烧、杀、抢。并将搜获的男女村民十七人,押至三江村大巷的大井边,用机关枪射杀后,用禾草盖在尸体上焚烧。



(李裕光)

战时三水中学:

在芦苞第二次沦陷后,国民党县党部设在曾洲,无线电报组设在曾家祠堂。三水中学校本部设在曾家祠堂,在村后树林里搭棚建课室。县政府政工队驻在卢家祠堂,并开设民众学校,白天上课,邻近四乡的穷学生免收学费,晚上宣传、演戏。

  民众学校兼办民众夜校班,主要组织青年妇女学习和做支前工作,由女政工队员唐奇艺、唐保媛等人任教和负责组织工作。晚上经常有抗战宣传戏剧演出,节目有《张老三》、《好仔要当兵》和教唱《义勇军进行曲》、《九·一八》等抗战歌曲。


“三水芦苞是第二个陕北”

1939年,中共西江特委设在芦苞,并成立中共三水地下县委,大批地下党员插进国民党的地方团队及机关里。县长田竺僧到任三水后,得到了中共地下党的支持,成立了一个力量强大的县政工总队,下设三个组,总队长陈少陵是中共地下党负责人,政训组长赵约文是中共党员,情报组长邓伯详是爱国进步人士。

在抗战政权的基层组织里,也有不少中共党员,如周玉珍、李静音、陈衡等。他们在各乡村组织了壮丁队、少年团、妇女队,并轮流集中军训。过去一向封建、闭塞、落后的农村妇女走出闺门,赤着脚板,拿起枪参加军事训练。当时有人称:“三水芦苞是第二个陕北。”


不能忘却的抗争


 芦苞战役

  1941228日,日军第一次向芦苞大举进犯。一路从东面迂回;一路从芦西公路正面进至南边后,转向社滘北江江边包围芦苞;一路从花县莲塘出牛栏岗直扑芦苞。当时国民党暂8师第4团一个营守御芦苞外围,县3个自卫大队分守黄塘、南边、范湖三线。

  日军进攻时,暂8师守军沿北江大堤向大塘撤退,前头的两个班到达彭街,与由九十九岗进至街头圩的日军相遇,只得据守北江大堤,背水作战;后头跟着撤退的3个班到达刘寨村和李果珍村之间时也被日军追及,双方激战入夜。由于三面受日军夹击,加之日军有飞机助战,3个班的战士虽奋力搏杀,亦无法冲出重围,最后弹尽粮绝,全部牺牲。




长岐突围


  1943年初,第三次粤北大战爆发,在三水战场方面,日军为再次占领芦苞及蒋岸、村头,千余日军占领芦苞、长岐。县自卫队驻守黄塘一线的队伍退路被堵。为突出重围,县自卫队迂回前进,在当地群众掩护下,化整为零,藏好枪支弹药,穿上农民衣服,和农民一起下地干活。待摸清敌情后,于某一天晚上迅速集合队伍,经长岐村附近摸过敌人封锁线,向北突围。


老鸦岗战役

  老鸦岗位于芦苞西河附近,是日军的一个据点。194449日,当时国民党159师部命令476团夺回老鸦岗上的山头。老鸦岗山高陡峭,东面是田地,其它地方是连绵的山脉,且树木稀少,向上进攻缺少地形掩护。几次冲锋都被日军炮火压下来。经过两天两夜的战斗,476团伤亡不少,但476团估计敌人在老鸦岗上设有两门山炮和十几处机关枪,一共不过100多人,且被围攻两天,弹药不多,粮食断绝,已成强弩之末,于是再次强攻。第三天,476团除了抽出兵力阻止敌人增援外,集中火力一次又一次向山头冲锋,在老鸦岗后面的最高点尖峰岭的迫击炮配合下,最终将老鸦岗敌人全部歼灭。



(日军在三水一棵树上设立瞭望塔)

马口之役


1939年农历三月的一天,马口战役从凌晨2时持续到上午9时。据指挥官陆兰培事后所写的自传所记载,该战役军民共牺牲134人,6营张守中和吴耀庭两位连长身先士卒,为国捐躯。“然敌之狼忙鼠窜,尸垒之数达二百五十余具,与我较惨重逾倍。”陆兰培称,这是日寇在三水“受创最巨之一役”。马口之役也被《三水军事志》认为是抗战期间,在三水战绩最为辉煌、战斗最为激烈的一次对日战役。



不能忘却的名字
陆兰培

  金本镇九水江村人,清光绪十九年(1893)生,宣统二年在越南加入同盟会,年底随胞兄兰清回粤,辛亥年三月廿九、九月十九两役率队进攻广州。辛亥革命成功后历任国民革命军副营长、营长、团长、旅长等职。

  抗日战争中,日军入侵三水后,出任西江八属抗日自卫队大队长、广东游击第一区第1独立游击大队长,在敌后与日军作战,卓有战绩,迭受明令嘉奖,其中最为著名战役是在1939年马口之役,是役日军伤亡250余人,成为抗战期间三水最惨烈之战役。

  194410月,陆兰培为追怀烈士,发起建立“四区抗战阵亡战士纪念碑”。1956年陆在香港病逝,终年63岁。



(陆兰培(右一长者)与家人合影。)

李杰夫

  三水金本人,同盟会会员,1910年任广东新军辎重营排长,参加第一次广州起义。1911年广州黄花岗起义,返回广州负责传令工作。辛亥革命后,曾任粤军独立第3师团长、旅长。

  1938年日军南侵,李杰夫接受省当局委任任三水县民众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主任,在县内组织3个大队共1000多人进行抗日。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地方武装改制,改任县国民兵团副团长,翌年主动请辞。抗日战争胜利后,出任县临时参议员。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任县自卫总队长。19574月病逝。


欧芳

  1890年~1974年,原名汉章,芦苞欧边村人。曾参加北伐,任孙中山大元帅府警卫营排长。1938年秋,日军南侵,欧芳被委任为三水县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五大队长(后改为县国民兵团第三大队)。欧芳迅即集结南北两区十多乡地方武装200多人,编成三个中队进行抗日。

田竺

  1903年~1965年,原名学藻,字田农,率直。原是暂编第八师政训室主任,1939年初,三水县原县长陈卓霖因被撤,由他接任。他积极抗日,任用了大批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大力整顿战时县政,巩固和扩大民众抗日武装,掀起了三水抗日高潮。抗战时,只要枪声一响,他立即赶赴前线,指挥作战,多次杀退日军。

李芝弦

  字剑光,河口镇木棉乡李家村人,性情粗犷,豪于胆。1938年秋,日军大举南犯,各地纷起组织民众抗日。三水县城沦陷后,乘日军立足未稳,亲率一小分队于黎明时摸入城内偷袭。时大雾弥漫,至西门时被发现,日军以密集火力向其队伍扫射。李芝弦虽身陷敌阵,仍奋勇冲杀,但终因众寡悬殊,弹尽被俘,当天即惨遭杀害,为三水民众抗日壮烈牺牲之第一人。

欧进良

  河口镇木棉村人,农民出身,年青时常靠打雀帮补家计。民国初年,土匪猖獗,因欧进良有胆略,乡里推为老更。为保家守土,欧进良率领一支武装打响了三水民众抗日的第一枪,后被县集结第15大队欧芳收编为第7中队,任中队长。他参加的10多次大小抗日战役中,作战沉着勇猛,身先士卒。在1942年第二次坳头桥战役中,不幸中弹阵亡,为国捐躯。

麦少华

1923年,麦少华出生在泰国曼谷一华侨家庭,2岁时随父回国,后随迁至三水芦苞。193810月,广州沦陷,国统区内的三水芦苞抗日热情高涨。那年她16岁,按规定参加妇女社训队,进行了3个月的军训,之后参加了“永清乡同乐会”,在芦苞、大塘交汇一带宣传抗日。19404月,17岁的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负责县政工总队在芦苞开办的“三八妇女书店”,介绍马列主义著作及进步书刊。





 “黄浦江边响起的炮声,加强了我们抗战的心……拿起最后一支枪,流尽最后一滴血……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近日,90岁的李全旋再次唱起《七七卢沟桥之歌》,让我们仿佛回到了抗日烽烟四起的岁月。三水抗战史:亲手击毙两名日本骑兵后,他将儿子送进部队


  76年前的清明节,西江边的三水九水江村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枪声整整响了一夜。”现年90岁的九水江村民陆力洪说。原来这是陆兰培领导的游击队联合国民党64929团第6营对驻扎在马口一带的日军发起猛烈攻击,战斗持续7小时,歼灭日军250余人。三水抗战史:7小时歼灭日寇250人!



文/佛山日报急记者宾水林

编辑/今日三水微信小编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君----------


想知道更多关于三水的美食美景美事,欢迎关注“衣食住行IN三水”,用心为你打造三水最Q正的综合资讯平台,为大家提供最丰富、最全面的三水衣、食、住、行、玩等信息。

有任何建议,投诉,投稿,合作欢迎联系 QQ:1789671927。

你的分享是我们前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