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塘后裔传承先伯祖文天祥忠孝之风

惠州零距离2019-11-06 07:07:30

文氏宗祠内刻有文天祥的“忠孝”语录。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留下这句千古传唱名句的诗人,名叫文天祥。他是南宋民族英雄,起兵抗元,辗转各地,兵败被俘,拒绝收买,英勇就义,成就“忠”名,更是留下一首大义凛然的绝唱。


也许你没有想过,这位历史上留名的英雄,至今和惠州东江边一个村子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个村子的所有村民,也姓文,他们的祖上是文天祥的胞弟——— 文天球。在马安龙塘村所有文氏村民的生活中,文天祥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但他们更愿意低调地偏安一隅,始终恪守祖上文天球承载的“孝”道,至今已繁衍29代人,默默走过600余年,成为几乎被遗忘的惠州“大宅门”。


家族名片

惠城马安龙塘村全村2100多个村民,有个特殊姓氏——文。他们与历史上有名的民族英雄文天祥有着密切关系,他们的祖先文天球,是文天祥的胞弟。南宋末年,文天祥抗击元军,兵败被俘,英勇就义,成就“忠”名。其亲弟文天球任惠州府尹,为保全家族血脉,护百姓免遭屠戮,举城投元,成全“孝”名。其后人偏安惠城马安(原白龙塘一带),不改姓氏,恪守孝道,维系血脉,家族默默在东江边耕耘600余载,历代再无出高官能人,却依旧遵循“忠”“孝”之道,外出读书报国、在乡尊老孝亲,如今更是建起弘孝堂安置孤老。


生与死

公元1283年,元世祖忽必烈登上帝位已20年,南宋灭亡4年。


1月9日,大都,有个人即将赴死。他叫文天祥,自兵败被囚有3年,狱中受过折磨与诱惑,甚至忽必烈许诺 “招降必高官俸禄”都被拒绝。他之前已留下一句绝唱表明态度: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700多年后,文天祥依旧是“忠”之代表。他有一首诗,被后人描述为记录“兄弟各主之态”:

去年别我旋出岭,今年汝来亦至燕。

弟兄一囚一乘马,同父同母不同天。

可怜骨肉相聚散,人间不满五十年。

三仁生死各有意,悠悠白日横苍烟。(文天祥诗《闻季万至》


“一囚”指文天祥自己,“一乘马”指文天祥二弟文天球,“同父同母”指二人为同胞兄弟,“不同天”暗指弟弟天球投降元军获取官职与自己完全不同。此时,曾任惠州府尹的文天球早已举城投元,归顺元朝。史书记载:文天球归顺元后,觐见忽必烈,授嘉议大夫,同知广南西道宣慰使司事(注:宣慰司是元代设立的掌管地方军民之事的机构,相当于现在地方武装部,长官为“宣慰使”,官吏为“司事”)。


由此可见,文天祥与文天球这对亲兄弟似乎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一忠一叛,结局确实“不同天”。


兄与弟

时间回到1256年,此时是南宋宝佑四年,皇帝宋理宗赵昀在位32年,虽然灭了威胁者金国,却招来了另一只狼——— 蒙古骑兵。


这一年,江西庐陵文家两位赴临安(注:今杭州,当时南宋京城)赶考的兄弟同登进士,长子文云孙(注:文天祥初名)还登进士第一获取状元之名,其弟文壁(注:文天球名壁)考取同科进士。一门两子同科进士,这是何等荣耀,但对于陪同兄弟进京的父亲文仪来说,这种荣耀他已享受不到。据马安龙塘村文氏族谱记载,“宝佑四年,天祥与天球赴春闱,公(注:指文仪)伴行。是年五月十八日,公殁于京。时子天祥登进士第一,天球亦同登进士。宋朝廷命官吏治丧事,迎亲归。”


文氏兄弟扶柩回乡守孝后,各自赴任为官,文天祥任刑部郎官、知瑞州等职,文天球任宁海通判、惠州府尹等职。


此时南宋江山风雨飘摇,蒙古骑兵不断入侵,文天祥扯起了抵抗大旗。根据史料记载,德元年(1275)正月,闻元军东下,文天祥在赣州组织义军,起兵勤王,开赴临安,次年被任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其时元军已进逼临安,被派往元营中谈判,遭扣留,押往北京。二月底,天祥与其门客杜浒等12人,夜亡入真州。复由海路南下,至福建与张世杰、陆秀夫等坚持抗元。景炎二年(1277),进兵江西,不久为元重兵所败,妻子儿女皆被执刑,将士牺牲甚众,天祥只身逃脱,退至广东收复旧部继续抗元。后因叛徒引元兵袭击,同年12月在五坡岭(注:今广东海丰县)被俘。


忠与孝

文天球走了与兄长不同的道路。元军逼至惠州城下,时任惠州府尹的文天球举城投降,归顺元朝。根据江西文氏修订的族谱记载:公(天球)为图全宗祀,保全百姓,举惠州城出降元军。后公入觐元世祖,元世祖授公嘉议大夫,同知广南西道宣慰使司事。


文天球的这一举动,与文天祥背道而驰,让他背负了许多历史骂名,与兄长之“忠”对比。更有甚者,引用文天祥《闻季万至》中描述,认为文天祥对弟弟投元无比愤怒。


对此说法,龙塘村文氏家族后人不屑一顾。他们认为,文天祥与文天球兄弟,一忠一孝,天祥可以舍生取义,天球为家族忍辱负重,甚至将一个儿子过继给哥哥,是为了保全文家血脉。村人的这一观点,与龙塘村文氏族谱记载一致:兄丞相天祥北行,公图全宗祀,入觐元世祖忽必烈。


不少研究文天祥诗句的学者认为,文天祥《闻季万至》并非写给探望他的弟弟,而是写给弟弟过继给他的儿子,向儿子说明“兄弟殊途”的真正原因。据说,文天祥被囚时,文天球前往探视,欲与兄长同难。文天祥对文天球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为国尽忠,你要保全宗祀,为家族尽孝。”文天祥令弟弟带走自己整理好的诗稿,并要求弟弟将一个儿子过继到自己名下,以便对祖先有一个交待。从此,文天球脱去宋装改着元服,并遵文天祥之愿将次子文陞子过继给文天祥,以续香火。


文天祥还有诗写给弟弟:

五十年兄弟,一朝生别离。雁行长已矣,马足远何之?

葬骨知无地,论心更有谁?亲丧君自尽,犹子是吾儿。(文天祥《寄惠州弟》)


也许,这才是文天祥向弟弟交待后事。江西文氏族谱记载,文天球后任广南西道宣慰使司事,曾尝辑宗谱,殁于元大德二年(1298),享年六十。


白龙塘

真正让文氏后人留在惠州的,是文天球的孙子——— 文昌祚。


族谱记载文天球有六子,一个过继给文天祥,一个过继给族弟文天佑,长子文隆子,聪敏博学,任云南宁州判官(相当于现在的法院院长),后在江西老家“建家庙以祀先祖”。


文昌祚是文隆子的儿子。对他身世描述,龙塘村的文氏族谱与江西文氏修订的族谱记载有所出入。龙塘村族谱记载“俊字昌祚,隆子公四子,元贡士,至正中随兄景南公(注:文子寀,字景南)来任惠州府同知,因留家于归善县白龙塘”;


江西族谱记载“昌祚字帝显,隆子公五子,生于公元1284年,殁于公元1351年。公任贡元知县,因兄寀任惠州府同知,遂留归善县之白龙塘,为白龙塘开基祖”。


到底哪个族谱记载正确,龙塘村无人能给出答案,他们偏向于龙塘村旧族谱记载。龙塘村族人描述,文昌祚定居白龙塘还有个传说:文昌祚在游历了惠州这方水土后,一次偶遇白龙飞来,于是将自己见白龙位置定为白龙塘,随后举家定居于此,繁衍后代。


白龙塘与龙塘村又是什么关系呢?新塘村村支书、主任文玉帘介绍,白龙塘应该是现在惠城马安龙塘村与惠阳良井新塘村一带,这里旧称“白泥塘”,解放前是一个大村子,文氏族人都居住在这里,至今新塘村仍有不少文氏族人。“族谱记载的白龙塘是个雅称,乡人俗称白泥塘。”


在龙塘村,老建筑随处可见。

自此,文天球后人正式“落户”惠州。


三大房

即便祖先择一方风水宝地,后代要稳稳安居乐业也不容易。族谱记载的文昌祚是四世,文家在今日龙塘村真正立脚繁衍壮大,要到十五世的文茂鹏和十六世的文徇士。


进入明代,白龙塘文氏陆续迁出,留下来一两房继续繁衍。到十五世文茂鹏时,两个哥哥皆死于朝代更替带来的战乱,其只有一个亲生子文徇士。


文徇士中年病逝,留下妻子陶氏与三个儿子。龙塘村文氏族谱记载:徇士配沙井陶氏,陶氏中年丧夫,继而阿翁去世,因自油草湖携子迁于沙井,随外氏居住。外氏不仁,欺其子幼,霸收租粮。陶挺身呈告,蒙官判还。后携子复回老围子居住,是可谓慈母兼严父,诚女中之丈夫也。


文氏族谱屡次出现的 “老围子”到底为何处?族谱记载,五世宗韩生四子,三子仲袭居老围子,“即今禾塘岭、吊湖沥两处之祖也”。龙塘村村人介绍,龙塘村文氏宗祠所在地有风水塘,还有一座吊湖沥,背后有两座山为金竹山与老二山,所以龙塘村的文氏子孙称宗祠所在地为“吊湖沥”,龙塘村文氏皆为老围子后人。


村里的古井至今还在使用。

文徇士妻子陶氏带着儿子绍球、绍祥、绍璋回到吊湖沥,直至她65岁寿终正寝。她的三个儿子,奠定了今日龙塘村文氏三大房。


如今,龙塘村14个村民小组、2100多文氏后代,全是这三大房之后。在历代繁衍中,流传一句口头禅:大房会打,二房会写,晚房簸命。村民说,大房二房人口多,三房人口最少,难免“示弱”。但是翻阅族谱,“簸命”的晚房并不乏能人,清代出了不少官员,民国时期甚至出了个国民党上校和抗战英豪。


文氏宗祠

始建1722年 1982年重修

奉先有祠,起居有堂。文氏族人在龙塘村定居繁衍后,就修建了文氏宗祠。尽管历经两三百年风雨侵蚀和“文革”的损毁,宗祠依然是村中最显眼的建筑,这一切都得益于文氏族人对宗祠的精心呵护。


文氏第26代、龙塘村正茂尝理事会副会长文发坤已经72岁,但精神矍铄,说起文氏祠堂兴致高昂。正茂尝理事会是村里打理宗祠的机构,每年重大节日,村里都会在宗祠举行庆祝活动或祭祀仪式。


文发坤说,龙塘村的文氏宗祠是十七世文绍球 (1669年~1746年)、文绍祥、文绍璋三兄弟齐心协力所建的。清康熙年间,这三兄弟从老围迁到吊湖沥,也就是如今龙塘村所在地。他们在此开枝散叶,龙塘村的文氏由此分为三大房。


兄弟三人定居后,齐心协力置产业、建祖祠、编族谱。龙塘村文氏宗祠始建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深三进,占地800多平方米。可惜,在大跃进和“文革”期间,昔日堂皇雄伟的文氏宗祠悉数被毁。文氏宗祠一度成为牛舍,院内臭气冲天。更令文氏族人心痛的是,族谱也被烧了。


1982年,文氏族人有感于此,开始筹款重修祖祠,历时三月,使得祖祠面貌一新。同年,文氏还重修了族谱。“说起这族谱,还得感谢村里的一个‘傻子’。”文发坤说,当年村里各户收藏的族谱都被搜出来烧了,唯有“傻子”家里藏有的一本没人去搜,得以幸免。


如今,我们看到文氏宗祠又是一番新面貌,外墙贴上了灰色的瓷砖,地面也铺上了花岗岩地砖,神楼前还装有摄像头。文发坤说,这是2012年重修的。


我们留意到,文氏宗祠中厅外,对着神楼门口两侧墙上挂着文天祥的 “忠孝”语录,其中“忠”“孝”二字较大,“忠”字下书“上事于君下交于友,内外一诚终能长久”,“孝”字下书“敬父如天敬母如地,汝之子孙亦复如是”。


由此可见,自文天祥和文天球两兄弟之后,忠孝已深入文氏族人之心。


天祥公园

每家种棵树 集成小森林

在文氏宗祠的后方,就是金竹山,龙塘村民习惯称之为祖山。这祖山与祖祠可谓是唇齿相依,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文氏宗祠建立之初,金竹山草木茂盛,及至宗祠被毁,祖山林木亦被砍光,成了荒山秃岭。在族人眼里,金竹山是祖山,也是风水山。因此1982年重修宗祠时,筹建小组也号召村民在山上植树造林。


今年50多岁的文昌林还记得当时的情景。“每家种一棵树,还要包存活。”文昌林说,当时村民要自己掏钱买树苗,以香樟和台湾相思树为主,大家都很积极,经常到山上去浇水除草,确保树苗存活下来。很快,祖山上50多亩山地就开始变绿了。


时光荏苒,当初村民种下的数百棵树苗已长成大树,祖山一片郁郁葱葱。


2012年,文氏族人再次重修祖祠,祖山也迎来了新生。


2011年以后,这一片樟树林以及村民爱绿、护绿的意识,引起了惠城区林业局和惠城区绿化委的关注。在龙塘村两委班子和林业部门的支持下,龙塘村将这片有着30多年树龄的樟树林规划为乡村公园,修建了登山步道和休憩石凳,并对公园景观进行了美化提升,补种了一些花色鲜艳的乔木和灌木,使得公园初具规模。2013年,龙塘村还被市人民政府授予“森林家园”的称号。


祖山已变成公园

今年1月,龙塘村又在祖山上的公园里树立起了惠州首座文天祥雕像,这个乡村公园也正式命名为天祥公园。


从祖祠左侧的登山道走上天祥公园,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茂盛的香樟树林,林中青草依依,四周灌木开着鲜艳的花。文天祥的雕像就坐落在山坡上,左手持剑,一脸正气。雕像由花岗岩打造,高3.6米、重7吨多,底座有文天祥的简介。


文玉帘说,树立文天祥雕像旨在将龙塘村打造成为惠州著名的忠孝文化教育基地,弘扬文天祥尽忠报国的精神,传承文天球孝义之风,教育人们孝顺父母长辈,友爱邻里朋友,做“忠孝两全”的人。


烈女庙

众筹27万元 修古墓修庙

但凡有村,就少不了庙。在龙塘村,不仅有一座古庙,还有一座烈女庙,它们与祖祠相距不过百米,同样位于祖山之下。每逢年节或初一十五,龙塘村的村民都会来此上香祈福。不过,在2001年前,想要到烈女庙上柱香,龙塘村的文氏村民却得跑到河源去。


“以前每年重阳前后,我们都会组织村民代表坐大巴车去上香祭拜,如果当年去不了,也会寄些香油钱过去。”文玉帘说,2001年,为方便乡民上香祈福,族人开始在龙塘村筹建烈女庙,这一举措得到乡民热烈响应,捐款19万元。烈女庙建成后,一直香火鼎盛。


为何龙塘村民如此看重这座烈女庙?因为里面供奉的是文天祥的长女定娘和幼女寿娘。烈女庙的庙志记载了这两位烈女的传说故事。相传当年文天祥的长女定娘和幼女寿娘,战乱时流落河源。在得知父亲尽忠就义后痛不欲生,于清明时节上山采青,姊妹双双投入菱角塘水中,以身殉国,孝感动天,此故事流芳百世。明朝皇帝为表彰文天祥父女忠贞护国的民族精神,追封定娘与寿娘为护国仙神烈女,并在河源三角塘山麓建造古墓永留纪念。


如今,在河源连平县大湖镇三角村苏坑北部山麓,定娘与寿娘的合葬墓仍在,并成为了当地的文物保护单位。墓碑刻“敕封护国仙神烈女定娘寿娘合葬墓”,为明崇祯十年(1637年)重修时刻置。


不过,查阅河源烈女古墓的资料却发现,二女死因有不同说法。有的记载说是宋德元年(1275年),文天祥在江西赣州起兵抗元,次年,率兵至福建、广东一带辗转抗战。文天祥之长女文定、幼女文寿在家破之后,欲投奔其父,途经连平大湖三角村时病卒。也有的说法是二女得知父亲就义,因思念父亲憔悴而死。还有的说法是二女被元兵追杀最终投河溺死。


无论如何,河源烈女古墓为文天祥女儿的事实应该是肯定的,因为墓地周围还有历朝创、修墓地善信捐题芳名录,有府、县官衙保护墓地告示、禁牌。后人还在古墓附近建了坐双烈庙,又称仙娘庙。


文玉帘说,很久以前,龙塘村的族人得知河源有文天祥女儿的古墓后,每年清明前后都会去祭拜。从此前的年年不辞劳苦前去祭拜,到2000年白龙塘村民捐资8万余元重修古墓,再到2001年在龙塘村修建烈女庙,无不体现出文氏后人对先伯祖文天祥和与他一般忠孝的女儿的礼敬与尊崇。


弘孝堂

村里五保户 老来住楼房

弘孝堂位于祖祠和古庙之间,是惠城区农业局、马安镇政府修建的“惠城区农村低收入住房、困难户住房改造”集中建设点,两期工程共投入115万元,一期于2013年底建成使用,二期在去年6月建成。


弘孝堂一期由两排平房组成,大门上方写着“弘孝堂”三个字,大门两侧写有一副对联:“弘义通天下 孝行慰古今”。二期则是一栋两层楼房,一楼有老年人活动中心和社区卫生站,二楼住人。


76岁的“五保户”文运来住在二期二楼一间约30平方米的套间里,有独立洗手间,还有统一配置的床、桌子、衣柜、椅子等家具。“住在这里好啊,不用交房租水电,只要交300元伙食费,一日三餐就可以到食堂吃了。”文运来说,他每个月可以领到国家补贴1000多元,看病也不要钱,连春夏秋冬的衣服村委会都给买好了。


文玉帘介绍,龙塘村有20多位“五保户”,有些起初不愿意住进来的老人,看到弘孝堂的环境如此好,也开始申请住进来。“我们有24间房,能满足需求。”


天祥助学促进会

家贫读大学 资助上万元

9月11日,在弘孝堂旁和龙塘古庙前,我们看到不少祝贺文氏子弟考上大学的横幅。原来,8月22日,这里举行了天祥助学促进会奖学金助学金颁发大会,共向31位考上大学本科的学子发放了31.6万元奖学金和助学金。


文玉帘介绍,原白龙塘区域(包括惠阳区良井镇新塘村、惠城区马安镇龙塘村)的村民经济条件相对困难,以前有不少学生考上大学后为学费发愁。2007年,经在外地做生意的几位乡贤倡议,村里成立了助学慈善机构“惠州白龙塘奖学基金会”,2011年正式注册更名为“惠州市天祥助学促进会”。


促进会成立之初,是为了鼓励白龙塘考上大学的子弟,现已逐渐发展为奖励、资助含其他姓氏、地区贫困大学生的民间慈善组织。考上本科奖励3000~6000元,贫困学生额外再资助3000元至1万元。


2007年至今,天祥助学促进会已经收到助学捐款超过300万元,先后资助大学生300多名,总金额累计200多万元

(特别感谢龙塘村委会和文氏后人对此文的帮助。)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首席记者李向英 记者香金群

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摄

  编辑 张丽艳 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