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同志的求学之路

东北大学团委2019-10-08 16:48:03

84年前的一个夏日,一个16岁的少年从广安,沿着一条不起眼的渠江,从重庆顺江而下,走出四川,远渡重洋,去往法兰西寻找救国的梦想……这个少年,名叫邓希贤。70多年过去了,他从一个16岁的少年,成长为一位中国历史的伟人。在20世纪风云激荡的舞台上,他用他卓越的智慧和超人的胆略,创造了中华民族的世纪辉煌!
  在四川近代历史上,教育的兴起,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冥冥中,一位同乡,与邓小平发生了奇妙的关联,他,就是早年留学日本,领导了轰轰烈烈四川保路运动的广安人蒲殿俊,蒲殿俊深受维新思想影响,他创办了《蜀报》,鼓吹民权,使变法图强的思想在四川广为传播。早在1899年,蒲殿俊就在广安进行了革新教育的尝试,他创办紫荇书院,聘胡峻、张澜等具有维新思想的人士执教,除讲授经史词章外,还广及地理、博物,推行新式教育,宣讲“西学新书”。留日回国后,蒲殿俊又以紫金精舍书院为体,建立了广安第一所真正意义上的综合性新式学堂——广安县立高等小学堂,这是广安新学的开始,现在可以十分肯定地说:十一岁考入这所学校,并在广安县城里读了高小和初中的邓小平,就是广安新式教育萌芽在十年之后的一个最初受益者!这段学习经历,对他一生的道路,无疑有着重要的影响。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每一个热血青年都投入到救国的洪流中,邓小平和同学们参加了声援五四运动和抵制日货的活动,激发了的爱国主义大潮,这一个时期,社会动荡,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各派政治势力互相倾轧。国家的危难,他读过邹容的《革命军》,后来在学校里会唱《满江红》,应该都给了他最早的爱国主义启蒙。在家乡的十年学校生活,潜移默化,不仅给了邓小平知识与精神的滋养,也激发了他寻求救国真理的决心。
  五四运动之后,渴望寻求救国真理的人们把目光投向法国,兴起了留法勤工俭学运动。这一股时代的大潮也把邓小平卷入其中,由于学校罢课停学,加上临近暑假,邓小平回到家中,他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命运发生了转机,不久,他的父亲从重庆带回消息,重庆开办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希望他前去报考,到法国经风雨见世面,学得一技之长。他就要加入赴法勤工俭学的行列,走上一条不归的人生之路。
  在邓小平的成长道路上,父亲邓绍昌也是一位关键人物,他毕业于成都政法学堂,参加过辛亥革命武装暴动,是一位受过新式教育,具有维新思想的开明人士。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将年仅15岁的儿子送到重庆,一年后,他又把儿子送上了前往法国的海船。就这样,在广安县立中学学习不到一年的邓小平,就走出牌坊村,走上了他探索人生的道路,这一去,竟是78年未归。一切,都是从他1920年离开家乡的那一刻开始的,
  1920年8月27日,16岁的邓小平与82名川东弟子,从重庆,沿长江东下,到达上海,同年9月11日,又与近200名勤工俭学学生,搭乘 “盎特莱蓬”号邮船,越洋万里,开赴法国。赴法勤工俭学,是邓小平成长历程的一个崭新里程碑,在异国他乡,他也经历了一段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日子。
  1920年10月19日,历经39天的海上航行,行程3万余里,邓小平乘坐的邮船抵达法国南部重要的港口和工业城市———马赛。初到法国,邓小平和同学们在华法教育会的安排下,来到法国诺曼底的巴耶中学学习,在这所中学里,中国学生单独开班,过的是正规的中学生活。都市的繁华、欧陆的风情,在中国学生眼里散发着迷人的魅力,他们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然而,现实并不象想像中的那样美好, 此时迎接他们的,是一战后席卷欧洲的萧条景象,通货膨胀、工厂倒闭,就业困难,华工的工资尤为低廉。这些千里迢迢、远涉重洋来的中国学生很快就面临失学、失业、饥饿甚至死亡的绝境,从美好幻想的天堂跌落到残酷现实的地狱。
  尽管邓小平尽量节省用度,但仍然无法支付学校的各项费用,他只读了5个月的法文补习课,就面临被迫退学的危险,只好写信向家里求助,希望能够给他汇些钱来,以完成求学的愿望。多年之后,邓小平的弟弟邓恳回忆起了家中当时的情形:
  最终,邓小平没有凑足学费,求学之路就此断绝,他不得不离开巴耶,走上了靠打工维持生计的勤工之路。1921年4月2日,邓小平与其他几名同学得到一份临时工作,前往克鲁梭市,到施奈德钢铁厂工作。他当时一定不会想到,在巴耶中学的这段学习,是他在法国惟一一段正规的学习经历,不过5个月的时间,他就结束了在法国的“俭学”生活, 从此,邓小平结束了在法国的留学生生涯,开始了作为一个劳动者、一个外籍工人长达4年多的“勤工”生涯。
  施奈德钢铁厂是当时法国最大的军工厂之一,邓小平被分配到轧钢车间,在这里,他干的是最辛苦的轧钢工,通过传送带,搬运沉重而炽热的钢板,轧钢工的劳动强度很大,一不小心会被钢条烫伤,稍有延误,还会招来工头的辱骂和叱责,每周工作超过50多个小时,中午常常只能就着自来水吃几片面包充饥,这对年仅16岁、身体尚在发育的邓小平来说,生活苦不堪言。
  邓小平当时的想法,只是满怀“工业救国”的理想.希望在法国一面做工、一面求学,学习到有用的先进技能。可是,繁重的苦工令人精疲力竭,低廉的工资连饭都吃不饱。残酷的压榨,工头的辱骂,生活的痛苦,使他本来十分单纯的心灵受到很大震撼,他体验到了生活的艰辛,科学救国、工业救国的希望在拮据的生活和严酷的现实面前化为泡影。晚年的时候,邓小平曾经这样回忆自己在法国的感受: “那时才16岁。当时勤工俭学,勤工就是劳动,想挣一点钱上学。但这个目标没有实现。做工所得,糊口都困难,哪还能读书进学堂呢,于是,那些‘工业救国’、‘学点本事’等等幻想,变成了泡影。我在法国呆了5年多,其中在工厂劳动了4年,干重体力劳动。我的个子小,就是因为年轻时干了重劳动,这样的生活,使我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2月14日,邓小平进入哈金森橡胶厂,度过了一段较为平稳的生活,在当时的法国,马克思主义和其他思潮广为流行,在这里,他结识了勤工俭学生赵世炎、周恩来等人,在他们的影响下,他开始了人生中的重大转折。1922年夏,邓小平与蔡畅在巴黎公社社员墙前宣誓,加入刚刚成立不久的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就此拉开他长达半个世纪辉煌事业的序幕。邓小平写信给家人,说他从事革命活动,不回家了,也不能回家了,而在此后的一生中,他再也没有回过家乡广安。邓小平后来在回忆这段历史时这样说:
  邓小平求学的初衷未改, 1922年11月,在打工攒下了一些钱后,他第二次获得到巴黎近郊一所中学学习的机会,便辞去工作,来到夏狄戎,继续中断了的学业,但好景不长,3个月后他不得不再次离开。1924年,邓小平来到巴黎戈德弗鲁瓦街17号,成为设在那里的旅欧共青团机关刊物《赤光》的最年轻的成员。在这里,他主要的工作是刻蜡版和油印,从微不足道的刻蜡版起步,邓小平完成了求学求存的人生阶段,踏上了追寻理想的人生之旅……从此开始了他作为一名职业革命家的漫长生涯。
  邓小平所从事的各种活动,逐渐引起了法国警方的注意,他的名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法国密探报告的字里行间,成为当局监视和跟踪的对象。事隔78年后,在法国国家档案馆里,法国国家档案馆至今仍保留着有关邓小平活动情况的报告材料。我们还能看到一份1926年1月7日编号为F7-13438号的警察密探情报,在这份报告中,详细记录了邓小平的日常活动。
  1926年1月8日,法国警方采取了突然行动,在凌晨的黑暗中,数十名警察直奔比扬古尔卡斯德雅街3号,在这个旅馆的5号房间,就是邓小平的住所,在他们看来,一直被密探严密监视的邓小平已经无处可逃,他们甚至准备好了把将邓小平等人驱逐出境的文件。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搜捕之前的几个小时,邓小平和另外10几名中国青年就已经离开巴黎,登上了前往苏联的国际列车。
  苏联,是十月革命的故乡,也是青年邓小平向往已久的红色圣地,他曾在法国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而现在,他又要远行,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去系统地学习和锻炼。在苏联,他把自己的人生目标,写在了一份履历上,他说:“我已打定主意,要更坚决地把自己的身子交给我们的党,交给本阶级!”历时五年多在法国的勤工俭学及斗争生活结束了,少年邓小平变成了青年邓小平,虽然脸上稚气未脱,但他已是一个自信老练、初露锋芒的革命者了。
  正如邓小平所说:法国,用她自由浪漫的思想和苦难的现实,锻造出最早和最坚定的中国共产党人。旅居法兰西的5年青春岁月,成为了邓小平矢志不渝革命之路的起点。在这里,他找到了一生不虞的理想,此后70年的历程,千回百转,艰苦备尝,但理想始终伴随着一生。


------------------------------------

关于我们

东北大学团委(ID=dbdxtw,长按可复制);

投稿邮箱:dbdxtw@163.com

东北大学团委微信,带你领略不一样的NEU;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不要忘记分享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