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点贫困乡,聚焦脱贫攻坚!记者传回现场鲜活趣事……

孝感晚报2019-10-11 10:58:27

蹲点一线 听心声



“孝感日报社记者真是好样的!”

特约记者 龚红焰


9日中午,本报报道组在大悟县调研采访途中,偶遇一名晕倒路中的77岁老人,记者立即参与救援,及时挽救了老人生命,得知义举后,当地老百姓交口称赞。


9日12时50分,本报第四采访小组前往吕高线团山村路段采访,途中发现公路边一位老人紧挨着护栏仰面倒在地上。采访小组当即停下来,一路小跑步行至老人身旁,发现这位老人已经神志不清,嘴唇干裂,口中喃喃但听不清在说什么。


该路段地属彭店乡,采访小组立即向乡政府办公室反映现场情况,第一时间向派出所报案。彭店乡派出所民警胡涛到达现场,发现老人并无明显外伤,周边也没有交通事故迹象,便联系其家属,一起送往卫生院。因救援及时,老人身体已无大碍。


据了解,老人叫余道根,今年77岁,是团山村老榨湾精准扶贫五保聋哑户,一直与吕王镇姐姐、外甥一起生活,由于挂念老屋便徒步从吕王回老家查看,中途中暑晕倒。


10日下午,采访小组一行再次探望了余道根老人。其家属紧紧握住记者双手连声道谢,一旁的村民们都伸出大拇指说道:“孝感日报社记者真是好样的!”



挺直腰杆摘“贫帽”


■记者 刘雪原 蒋润涛 黄佐君

9月7日下午,夕阳将十里大山染成了灿灿金色,三三两两的身影在鱼塘的波辉中若隐若现。


在黄站镇李园村的一处鱼塘,挂饵、抛钩、甩竿一气呵成,阳光的西斜,丝毫没有影响到钓客的兴致。


这里是李园村63 岁老人胡月先承包的村级鱼塘。他笑着说:“今天来的人还算少的,平时有近20 人来此享受垂钓,生意最红火时需要招呼近30人呢。”攀谈中记者了解到,早些年老胡一家原本过着幸福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3 年、2015 年两个儿子相继患病离世。


忆起往事,老人有些许感伤:“当初举全家之力为儿子治病也没能挽回他们,如今只留下一个6 岁孙女与我们相伴,同时也背负了10万多元的外债。”胡月先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戴上贫困户的“帽子”,家庭重大变故和生活重担几乎压弯了他的腰。


由于63岁高龄和身无所长,胡月先外出打工的路被堵死了。彼时他望着十里大山,产生了利用本地的荒山和小池塘养点鱼、养点猪、养点鸡的想法。


2015 年8 月,胡月先被精准识别为贫困户,镇村干部多次到他家走访慰问,并为其制定帮扶措施。了解到老胡想法后,村支部书记胡明亮牵线搭桥,顺利地将村里鱼塘承包下来,还帮购了2000斤鱼苗,建起了猪圈,购买了猪崽,并免费提供了技术培训。


“去年猪出栏10 多头,鱼卖了4000斤,一年合算下来挣了四五万元。今年15头黑猪已经出栏13头,鱼塘估计会有4 万元左右的毛钱收入,散养的土鸡卖价也不错。”听到胡月先如今收入可喜,在场镇村干部都为他高兴。


“政府给了我这么好的政策和帮助,我更要好好干,决不能拖国家全面奔小康的后腿啊!”一扫往日愁云,胡月先心里也明朗起来。他说,政策好,还得自己勤劳实干,脱贫路虽漫长,但要挺直腰杆,不能伸手坐等政府给钱脱贫。


很快,胡月先的自主脱贫精神感染了同村贫困户。看到养鱼喂猪能走上脱贫路,他们纷纷跟着胡月先搞起了养殖。


贫困户甘太安通过胡月先提供的母猪种和养猪技术,如今他家的猪崽能为他带来2万多元的收入。


“我看胡师傅喂猪收入不错,就跟着他喂母猪,母猪马上就要下崽了,一窝猪娃子卖一万多,喂猪娃子蛮好的”,甘太安对记者说。


今年,胡月先想贷款10万元,逐步扩大养殖规模,增加家庭收入,把欠债快点还清,尽早摘掉贫困户的“ 帽子”,为孙女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


为此,老胡多次到农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咨询。但银行工作人员告诉老胡,他和老伴都已超过60岁,不符合银行的放贷条件。


如今,老胡最期盼贷款能尽快落地,帮助他实现扩大养殖规模的愿望。


■采访手记

开辟超龄贫困户 信贷绿色通道


因年龄超过60 岁,胡月先遭遇贷款之困。记者电话咨询大悟相关银行负责人,均答复贫困户户主年龄超过了60岁,不符合20-60 岁之间可贷款条件。金融扶贫是扶贫开发的重要手段。记者了解到外省已有突破借款人年龄限制的金融扶贫产品。

既然有现成案例,我市金融机构能否创新金融扶贫机制,为超龄贫困户开辟信贷绿色通道?以更大担当作为,为贫困户脱贫“扶上马”再多“送一程”,打通金融扶贫“最后一公里”,为更多像胡月先这样有脱贫基础的超龄贫困户解决“贷款难”



39户贫困家庭的幸福守望
——来自大悟红畈村邻里互助中心的故事

■记者 祝志刚 李建新 季萍 刘艳

特约记者 龚红焰


在大悟县新城镇红畈村精准扶贫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内,一个由村级主导、政府补助、邻里互助形式组建起来的邻里互助中心,把39户贫困家庭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在这里,一个个幸福的小故事,见证着扶贫易地搬迁给这些贫困家庭带来的变化。


老哥哥搬回来了


9月7日下午7时,天黑下来。77岁的五保户尹维喜拿了小电饭锅在客厅里为自己和弟弟尹维福做晚饭。此前他独自寄居在新城镇,两个月前才搬回来和弟弟同住。

弟弟尹维福则是今年5月初搬入红畈村扶贫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的。这里的环境让他感到意外惊喜:道路不见泥,雨水能进沟,晚上路有灯,夏天能纳凉;村里有广场,有棋牌室;不出村子有超市,小病找村医,日常生活也很方便。住进来后,村里还统一给发了桌椅、衣柜和电风扇。尹维福很高兴,带信叫哥哥回家来一起住。可哥哥尹维喜全然不动心——他压根就不信弟弟的话。何况,再怎么好也是乡下,哪有镇上住着舒服又方便?


今年7月,尹维福犯了冠心病,尹维喜回乡照顾。走进扶贫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他眼前一亮:安置点41套房屋,全是整齐划一的粉墙黛瓦,屋外绿树环绕,屋内窗明几净。房前有花圃,屋后有院子,每家每户还有块小菜地。村头小广场晚上还能看电影或听老戏,怎么看都不比镇上住着差。


让尹维喜意外的还有这里彼此关爱、亲如一家的氛围。尹维福半夜突然犯病,心口绞痛、喘不上气,尹维喜急得不行。亏了邻里互助中心的管理员颜善国、帅从勇和左邻右舍一起,帮着把人送到卫生室及时救治。尹维福要连挂几天点滴,尹维喜照料他没办法做饭,正为难,帅从勇等人又给哥俩送来他们自己做的饭菜。


等尹维福病好,本该回镇上的尹维喜却舍不得走。他和弟弟商量,想留下来。村里安排老兄弟俩住在一起,相互照应。


“房子漂亮,生活方便,还有邻居照应。这里是真好!”尹维喜黑红的脸庞露出由衷的笑容。


最后的“十八响”


“老尹,又要去赶场子了?”正巡查的邻里互助中心管理员颜善国向摊晒鞭炮的尹勇章问道。


今年70多岁的老尹是五保户,也是精准扶贫易地扶贫搬迁户。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就以出门乞讨为生。


老尹正在摊晒的一截截鞭炮,大悟本地俗称“十八响”,是当年老尹到十里八乡办红白喜事的人家“ 赶场子”用的。鄂北农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来赴宴席乞讨的人,放几响鞭炮、说几句吉利话,主人会让他蹲在厨房外美餐一顿,临走还会塞一包烟、10块钱。


因为党的政策好,“赶场子”大半辈子的老尹如今享受五保户养老政策保障。去年12月份,村里把他列入第一批搬迁对象,住进了30多平方米的新房。


告别了讨饭营生,老尹又遇上“幸福”的烦恼——由于彼此来自不同的自然湾,安置点里熟识的乡邻并不多,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老尹很失落,不吃不喝睡了好几天。


没多久,村里在安置点成立了邻里互助中心,活动室里添置了棋牌、麻将桌。渐渐的,聚在活动室的人们彼此熟络了起来。


同住安置点的颜善国和帅从勇主动承担起邻里互助中心的日常管理。他们每天早晚至少在39 户人家巡查两次,见谁家有不方便的时候就搭把手⋯⋯安置点充满浓浓的人情味。


上个月下雨,患风湿的老尹腿脚不方便。颜善国巡查发现后,主动照料老尹日常起居:做饭、洗澡、洗衣叠被⋯⋯老尹话语不多,逢人伸出大拇指夸赞。这次,老尹悄悄告诉颜善国,留的这最后一串“十八响”,是要等过年的时候亲手点燃,用它谢乡邻、颂党恩!


幸福的守望接力


“来,尝尝我种的茄子。”安置点村民尹得章,给同住一排的其他几家分享自家小菜园的绿色农产品。


尹得章是红畈村第一个住进安置点的贫困户,他在手机里存了搬家前住的老房子照片做纪念。他说:“睡在几十年的土坯房里不踏实,就怕房子突然塌了;刚搬过来睡在新房里也不踏实,老以为在别人家里呢。”


尹得章回忆,搬家后村里买来蔬菜种子,分发给贫困户们种。菜长出来,扯皮的事反而多了:不是这个扯了我的菜,就是那个摘了我的豆。为了融合邻里关系,邻里互助中心时时扮演“黏合剂”的角色,两名管理员挨个上门劝说吵嘴的贫困户。后来,他们每天坚持到独居老人家中上门入户服务,每半月组织一次卫生评比,每月还组织一次聚餐和菜园子评比,用自己的热情和善意为安置点带来阵阵春风,同时也带动了其他贫困户。守望接力、和谐自治的院落氛围慢慢在安置点形成。


拿尹得章来说,因患肺气肿、肾结石、心脏病,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在两位管理员那里受惠不少的他,平时也会帮助体力更弱的贫困户,顺手帮着买个菜、做个卫生。年纪轻一点的贫困户主动服务年纪大一点的,身体好的贫困户服务身体不好的⋯⋯安置点内,互助、互帮的感人故事天天接力上演。


■记者手记


点滴温暖汇大爱


虽地处大山中,这里却更像一个颐养宜居的社区。红畈村精准扶贫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通过开展常态化的邻里互助活动,用点滴关爱深化邻里感情,用邻里守望编织爱心网,使贫困家庭能及时得到关爱。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邻里情,让“ 故土难离”、“ 乡愁难忘”的搬迁群众真正感受到“好事喜事有人招呼,困难问题有人帮助”,幸福感在新的生活环境中极大提升。




一本珍贵的存折

■记者 张骅 周应涛 李琦


9月7日,我们围坐在贫困户陆丽萍家的小院里。她从堂屋走出来,左手拿着一个布袋,右手往大花围裙上搓了搓,从中取出了这么一本存折。


余额不多,只有74.8元。陆丽萍有些不好意思。“两个孩子刚开学,我取了一千二交学费,家里就没剩多少了。”


陆丽萍家里有四口人——她、读高二的女儿、念初一的儿子和常年在外打工的丈夫。因患有一种名为“烟雾病”的脑血管闭塞性疾病,陆丽萍总是频繁头晕,只能在家做些简单的农活。丈夫智力有缺陷,每年在外挣得也不多。


“过得下去?”我们问道。“怎么过不下去?”陆丽萍笑得腼腆。翻开存折,她指着一笔笔进账跟我们算着。


2016年2月4日,有笔30000元的进账,是存折上为数不多的一笔“巨款”。自打陆丽萍嫁到孝昌县小悟乡阳林村,就一直住在一间四面漏风、屋顶漏雨的土坯房里。2015年9月,县扶贫办帮她家申报了危房改造项目,搭起了一座两层小楼。“这三万块就是项目资金,房子建好后没几天就到了账。”


2016年8月30日,有笔4924元的进账。去年陆丽萍因为“烟雾病”住院,花了5000多元。根据孝昌县精准扶贫“二十法”,陆丽萍一家4口参加新农合的600元全部由财政补贴,住院治疗的报销比例不低于95%。“这是医保报销的,算下来,我自己只花了小几百块。”


2016年12月2日,有笔3800元的进账。为确保贫困家庭的孩子不因贫失学,孝昌县对4880个重点贫困家庭在校学生进行教育保障,陆丽萍的两个孩子就在其中。“这笔钱是两个孩子每年补贴的交通费和生活费。”


三笔进账间,夹杂着一笔笔小数额的进账,有补助、有低保金、有补偿金。在经历了数次提档后,陆丽萍全家如今每个月拿到手上的低保有636元。

“住房、看病、上学等问题都解决了,家里基本就没什么大困难。”接过存折,陆丽萍小心地抚平了其中一页的折角,轻声说道。




“多面手”的纠结

■记者 王琦 通讯员 杨晓晶

9月8日,黄根华在牧羊。■记者匡文杰摄


34岁的黄根华这两年一直很纠结。


两年前从武当山回到家乡大悟县吕王镇刘院村创业的他,种着口粮、淘弄青茶、放着牛羊、饲着鸡鸭、喂着鱼儿、做着工艺品,堪称“多面手”。


黄根华是家中长子长孙,上有祖父要供养,下有幼子要抚育,家中开销较大且离不得人。于是,他将早年间打工学到的手艺带回家乡,自主创业。


流转山场鱼塘,利用房前屋后,时常关注网络,黄根华起先倒是扎下了多种经营的架子,不过纠结由此而起。两年间,他师从同村“老羊倌”张正满,牛羊、鸡鸭、鱼一起饲育,8 头牛,几十只羊,数十只鸡鸭,11 亩水面,阵仗不小,可活钱周转不灵,风险大,碰上行情不好就赔钱。


他跟人种植青茶,但茶叶“三年小收益,五年大收益”见效太慢。他和妻子一起制作塑像、摆件等手工艺品,但有时货不对路,容易滞销。


“ 亏吃了不少,局面没怎么打开。”黄根华直叹“市场折腾人”。


前不久,借着一次镇干部、驻村精准扶贫工作队到村里为贫困户制定脱贫计划的机会,黄根华上门寻策。


“想法多是好事,关键还要持之以恒。‘船小’是劣势,也是优势,毕竟‘船小好调头’嘛。”帮扶干部们鼓励黄根华并指出:多种经营兼顾,选一行尝试做大,随时调整经营方向,待有所积累,可联合村里贫困户、闲散劳动力,一同专攻...


9月8日,黄根华接到一个新利好消息,依托当地将军故居等红色旅游资源,穿镇而过的108省道,将被打造成“将军长廊”。他的第一反应是,可以利用自己的手艺,制作涵盖军伍文化的工艺纪念品销售。


访后一句话:


扶志的范围,不仅对贫困户,对创业者同样有效。试想,一个有志的创业者,辅以贫困户较低的人工成本,未尝不能成就一项产业。




担当汉子山样坚强

■记者胡剑黄长松王德强

9月9日,石运增在承包的油茶基地附近照看牛羊。■记者徐文摄


初秋的阳光照在身上仍然灼热,远处山顶的三庵堡城墙清晰可见,满山坡的油茶树上,茶果挂满枝头...9月9日上午,见到石运增时,他正顶着烈日在山上忙碌着,放牛、喂鸡、锄草。


今年54岁的石运增是双峰山旅游度假区滑石村四组村民,高高的个子,又瘦又黑,饱经沧桑的脸庞满是坚毅。石运增全家五口人,他和妻子刘涛芳育有两儿一女。20 多年前,年轻的他为了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只身一人赴深圳打工挣钱。


在深圳,石运增做过电焊工、装过空调,小有积蓄后自己当老板盘了个店铺焊装防盗网、不锈钢门窗。凭着良好的信誉,能吃苦耐劳,石运增辛辛苦苦积攒了几十万元,家里的条件也有了很大改观,在村里过得比较富足。


由于妻子身体不是很好,还得独自照料3个儿女,石运增一直放心不下家里。2009 年,他毅然放下深圳的事业回到家里,买了辆面包车跑营运,守护在妻儿们身边。


如果日子这样温馨平淡的过下去,会很幸福。


然而,2011 年11 月的一天,正在家里做家务的刘涛芳突发癫痫,全身抽搐后昏迷过去。


送医院就诊后,医生告诉石运增这种病叫神经性脑胶质瘤,无法根治。他脑子里犹如一阵霹雳轰鸣,整个人都懵了。这个内心强大的汉子很快清醒过来,做出了他的决定:“哪怕倾家荡产也要把妻子治好,这是我作为一个男人的承诺。”


为了治好妻子的病,石运增带着刘涛芳辗转到孝感、武汉、北京等地的医院进行治疗,先后做了三次手术。几年下来,治疗费用累计高达40多万元,辛苦攒下的30余万元不仅消耗一空,还向亲朋好友借了10多万元。


万幸的是,经过几次手术治疗,妻子的命总算保住了,但刚做完最后一次手术的那几年,刘涛芳全身瘫痪,没有意识,跟植物人没有多大区别。对此,石运增没有绝望,7 年来,在他任劳任怨、不离不弃的悉心照顾下,妻子的病情总算有了好转,现在可以搀扶着慢慢行走,意识也清楚了。


妻子的病情稳定后,石运增开始思考谋划出路,决心再度创业早日脱掉贫困户的“帽子”。村委会干部积极给予他支持和帮助。


2015年,村委会决定让石运增承包村集体的30 亩油茶林,另外把村里从山上引流的山泉交给他管护,这样加起来每年可以给他带来25000元左右的收益。但这对石运增家庭的现状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2016年3月,敢想敢干的石运增想办法筹资10多万元在山上进行禽畜养殖,养了12头牛、10余只羊和800只鸡。为化解石运增的资金缺口,村里帮忙给他申请了3万元的小额扶贫贷款,后续计划追加贷款额度。


“ 为了给石运增从事养殖提供便利,村里帮他跑养殖场报批手续、无偿提供养殖场地,并接通水电,修建了一条400 多米的通山水泥路。”滑石村村委会副书记马福运说。


自从承包了油茶基地开始禽畜养殖后,石运增除了照顾妻子,就是在山上给油茶锄草、放养牛羊、喂鸡。每天在山上要忙上十五六个小时,走上三四十里山路。


“每天一个人又要照顾妻子,又要打理好养殖场和油茶基地,说实话很累,但看到家里慢慢好了起来,我心里也很欣慰。”石运增说。


9月8日,大悟县吕王镇刘院村61岁的村民吴友娥养牛。她丈夫刘继成是位残疾人,家里十分贫困。在刘院村因户施策精准扶贫的帮助下,养猪、养牛、养鸡,使她走在脱贫的路上。■记者匡文杰摄



9月9日,孝昌县农本然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顾志胜向记者介绍红树莓生长情况。位于小悟乡四方村的红树莓种植基地,面积100亩,安置村民就业30人。今年,公司计划扩大种植规模,并将200亩红树莓交给50余名贫困户种植,免费为贫困户提供种苗和技术,预计可帮助每名贫困户年均增收2万元。■记者周应涛摄


9月8日,在双峰山旅游度假区改造施工现场,施工人员在修砌景观护坡。为了致力打造成国家级旅游度假区,该旅游度假区投资2000多万元,结合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对双乳峰节点、好汉坡长廊、护坡等核心景区基础设施改造升级。■记者李文勇 特约记者杨金华 摄


大悟县黄站镇同乐村团冲小学学生利用课间十分钟训练球技。团冲小学积极开展踢足球、打乒乓球、做体操、背诵经典诗词等课间活动,达到了提升素养、锻炼身体的目的,学校真正成为贫困山区孩子们成长的乐园。■记者朱志勇摄



聚焦脱贫攻坚,我们在路上!

出品:孝感晚报新媒体

编辑:朱科   见习:李满丽

审核:伍洪涛

报料&投稿&商务合作联系方式

微博:@孝感晚报   

邮箱:xgwbxmt@163.com

电话:0712-2883607